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all创真】你的话(一)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不喜勿喷,可叉。

设定:

每个人出生都带着一句话,如果说出来了就会死,命会给说给的那个人。而

对方也可以靠这种方式获得更多的生命。不算犯法。除非积累到五条名以上。

而且所获得的生命在使用的时候会使身体处于健康状态。并不会出现对方死

时身体所有的不良情况在使用命时影响身体健康。

每个人也同时伴有一种能力。可能是,使用火、电。土等。有许多。

然后幸平创真同各位都是相熟悉的。

以上为基础设定。

每一故事都是独立。

不过基础设定不变。

在观看之前一定要看清楚设定。

1.

幸平创真坐在椅子上看着身旁的男人,心里很是有开心却也有难过。

开心于他能在自己身边,难过于他是为了汐见老师才在自己身边。

“幸平,怎么了?你在发什么呆。”男人伸出手在幸平创真的眼前挥舞了几下。

“啊...哦,没事。”幸平创真回过神来。

男人有些怀疑但是也没追问,“怎么?我做的饭不好吃。”

“不是...”幸平创真回答道,然后拿起勺子舀了勺粥就送到嘴里。

男人看到幸平创真吃了也就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撑着下巴看着他。

幸平创真也许是觉得对方这样的动作有些影响他进食,毕竟谁吃饭的时候身

边有个人不吃就看着你吃,这种感觉怎么找都有些不适应。

所以幸平创真放下了勺子,问道“叶山,你就这样放着汐见老师好吗?”

叶山亮挑了挑眉,“怎么?你对她那么感兴趣?而且,我也没有放着润不管

。我还是有回去看她的。别说的我好想抛弃了润一样。”

幸平创真撇了撇嘴,“明明以前还一天都不愿意离开汐见老师,现在居然一

个月才看她两次。我怀疑之前那个黏在汐见老师的人是别人了。”

叶山亮眼神闪了闪,向前倾去,勾起幸平创真的下巴,“哦?这是嫉妒吗?”

“你想多了。”说着幸平创真拍下对方的手,拿起桌上的碗筷走向厨房。

叶山亮低头看了一眼刚才碰了幸平创真的手,勾起一抹微笑,但是随即像是

想到了什么一样,微笑又垂了下去。眉头也皱了起来。

“幸平,我打算去见一下汐见老师。”说完叶山亮就离开了。

这时幸平创真才从厨房里走出来,眼里似乎有一丝悲伤,但是很快那眼里又

平静了。仿佛刚才的只不过是错觉。

叶山亮来到一所医院里面的一间病房前。

推开门,一名年轻的女子正躺在里面扭着头看着屋外的景色,听到声响她才

转过头来。

看到来人她高兴地叫道,“亮!你来了。”

叶山亮坐到病床旁边的椅子上,温柔的将被子往她身上拉了拉,“嗯。润,

怎么样,你的身体?”

汐见润伸出手在空气中比划,“好多了!你看。”

叶山亮看她这么一活宝的样子,揉了揉她的头,对方果然就一副炸毛的样子

。伸手拿了一苹果就开始削了起来。

“亮...你最近很少来看我了。是发生什么了吗?还是你觉得我...碍事了?我我

我...有在逐渐的好起来了...你”汐见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塞了一嘴苹果。

叶山亮盯着她,明显眼中有怒气,“你不要乱说!我从来都不觉得你碍事。

我知道你有在逐渐好起来,所以你更要乐观。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抛下你的。

”因为你当初救了我。

汐见润一听心理也感觉有安全感了,就点点头,安静地吃起了苹果。

又过了一段时间。

叶山亮站起来,对着床上的人说:“很晚了,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找你。”

汐见润开心的笑了笑,“下次要早点来找我哦!”

走出医院的叶山亮回想起一个多月以前,幸平创真突然来到自己面前,说让

自己陪他三个月。然后就可以救润。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束手无措,所以当对

方说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也没多想些就答应了。

现在想想还是有些难以相信,毕竟润得的是绝症,除非...否则根本不可能。

但是叶山亮除了相信幸平创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心里还隐约的期待对方

能够一命换一命的救回润。

叶山亮每次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心里都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他明知道幸平创真

喜欢自己,还这样利用他。心里总是有种愧疚感。

但是为了润...却又不得不这样做。

叶山亮握了握手,心情复杂的回到了幸平创真的住所,心想着:只要过了三

个月...都会好起来的。润可能被治好,幸平创真也许不用付出生命!

但是他又怎么不知道这不过是安慰自己的话语。

三个月以后。

叶山亮看了眼日期激动的来到幸平创真的卧室前,却发现卧室的门没有关。

里面整齐的明显就是整理过的样子,叶山亮不免有些急了。连忙走进卧室里

面,想要找到一点蛛丝马迹证明卧室的主人只是去做什么事情了,而不是离

开了。

叶山亮往桌子上一看,上面有一张被书压着的纸。

他连忙拿起纸来,上面只有四个字。

爱而不得。

叶山亮不由念了出来,接着他的手里出现了一个手镯。

手镯是红色的。

热情而激烈的颜色。

很像那个人...

叶山亮紧紧的握住手镯,心里感觉像是被酸涩的潮水不断冲击着身体,一种

悲伤的感觉让他有些难以忍受揪住自己的衣服。

走了啊...

那个人...


后来?

汐见润好了。

但是那个人不在了。

去哪了?

不知道呢,没人知道。

那叶山亮呢?

哦,在后悔啊。

为什么?

因为就在那个人离开不久以后。

他的朋友见了叶山亮一面说:“看来你是真的爱幸平...”

叶山亮疑惑的看着他,好奇他到底是怎么确定的,接着听到对方的话后,他

的脸色不断变白。

“怎么,你不知道吗?他的能力就是探知感情啊。不然他怎么会为了你...喂

,别开玩笑啦。你肯定知道的。”

不...我不知道啊...他的能力什么的...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啊...

TBC


【all创真】品尝新作(一)

未完成。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最近沉迷幸平创真受,无法自拔,粮不够,自产。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哪天高产,一定本命!

不喜勿喷,可叉。

肉魅,爱丽丝,性转。

人物之间称呼不明,随性。

“哟西!就这样吧。”幸平创真看着自己新做的菜——牛乳烤鱿鱼这么说道。

但是...

幸平创真歪了歪头,这种菜品应该给谁吃呢?

啊!

    幸平创真用右手锤了一下左手,知道应该给谁吃了!

这么想着,幸平创真就把自己的新作放到保鲜盒里,兴冲冲的从极星舍跑了

出去。

1.

“呐呐,肉魅,来帮我试吃一下新菜吧!”

“诶?!”肉魅看着突然跑到自己面前的人,什么啊,原来是为了让我试吃新

菜啊...

幸平创真笑着拿出保鲜盒,用牙签戳了一条鱿鱼递到肉魅的面前。

肉魅看着某人一脸期待(?)只好伸手接过了,虽然感觉这东西很恶心,

而且有种吃了以后会尖叫的感觉。

但是!

这可是幸平创真做的,应该不会那么糟糕吧。

秉持着这种心态还是把鱿鱼吃了下去。

......

“幸平创真!!!你做的是什么!”肉魅扭曲着脸对幸平创真吼道。

“诶?当然是牛乳烤鱿鱼啊。”幸平创真淡定的回答。

“幸平创真...”肉魅握了握拳头,明显就是快爆发的样子。

“唉...”肉魅揉了揉额头,平缓了一下心情,“算了。以后这种菜...”

“?”

“拿给我吃。”

“哦!好。”幸平创真先是一愣然后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因为有人自愿吃这种菜,就不用特地去找了啊。但是,既然肉魅以后会自愿

试菜,说不定其他人也会呢?

这么想着,幸平创真决定去找找其他人试试。

“肉魅,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幸平创真就跑了。

“诶?”

走了啊...

肉魅捂住了自己的脸,想着自己刚才说的话不由一阵懊悔,居然说让幸平创

真以后这种菜拿来给自己吃。这不是自虐吗!

不过...这样是不是就增加了一起的时间呢。

2.

“啊啊...汐见前辈刚才好像说叶山在厨房做菜来着?”幸平创真拿着保鲜盒向

着叶山所在的厨房走去。

虽然本来是打算先去找塔克米的,但是他住的太远了,所以就决定先来近的

再去远的。

“啊,到了。”

“打扰了。”幸平创真边推开门边对里面的人说。

里面叶山亮拿着一株幸平创真没有见过的植物正嗅着,估计是什么可以做成

香辛料的植物吧。

“哟!叶山。”

叶山亮放下手中的植物,转头看向幸平创真,“嗯?幸平创真。有什么事吗?”

“啊,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让你帮我试下菜。”说着幸平创真挥了挥手里的保

鲜盒。

“哦~是吗,行啊。”叶山亮挑了挑眉,见识过幸平创真所做的菜以后,多少

对他现在做的菜有些期待。

但是...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东西,叶山亮突然觉得或许不应该期待。

那鱿鱼上面的透明的液体。

啧!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反胃。

有些后悔的叶山亮盯着眼前的东西,还是伸出手接了过来。

因为已经说了行了。反悔就有点...

......

果然还是应该后悔的!

“幸平创真,能告诉我你做的是什么吗?”叶山亮努力的按下自己额头上爆出

的青筋,想要稳住自己。

“诶?啊,这个是牛乳鱿鱼啊。怎么了?”叶山亮看着眼前这家伙一副理所当

然的样子,突然就是很想揍人。

不过,“既然这样,下次我做菜给你吃吧。算是回礼。”

“哦!那可不错。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好的下次做菜给我吃的,我

可是很期待啊!”说完又很快的就跑走了。

叶山亮看着手里的刚才插鱿鱼的牙签,期待吗?

嗯,我也很期待,下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3.

“现在去找塔克米吧。不过,薙切爱丽丝黑木场凉住的地方好像比塔克米

住的地方要近。”幸平创真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爱丽丝他们住的地方!

“扣扣。”

“那个,爱丽丝在吗?”幸平创真站在爱丽丝所住的地方的门口,边敲门边问

道。

“?怎么感觉软软的?”

“你还打算敲多久?幸平创真君。”薙切爱丽丝瞥了眼敲了自己下巴好几次的手。

“诶?啊啊!抱歉,爱丽丝。”幸平创真这才发现原来刚才感觉软软的是对方

的下巴,而且还敲了好几次,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薙切爱丽丝揉了揉自己的下巴,“那么,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啊。就是想让你们尝一下我的新作。”

“嗯?是吗,那就进来吧。站在外面说话多不好。”薙切爱丽丝将门打开侧

身示意幸平创真进来。

里面

“话说黒木场凉没有跟你一起?真是稀奇啊。”幸平创真从进门就没有看到黒

木场凉的身影对此感到好奇,因为平时见到他们都是成双出现的。

“啊,他去厕所了。”薙切爱丽丝挑挑眉,“这么关心凉君?难道...”

看着薙切爱丽丝眼里明显的笑意,幸平创真有些不解,“哦,是吗。”

“啧,幸平创真君你可真没情调。”薙切爱丽丝感到无奈,他实在搞不懂为什

么这家伙一点情趣都没有,该说是纯洁还是迟钝。怪不得到现在都没有察

觉到那个他身边的蓝发女生的意图。

 不过,这样不错。

“啊?情调?”

“不。没什么。”

“到了,呀,凉君。你回来了怎么不去找我!”薙切爱丽丝看到坐在沙发上的

黒木场凉道,“真是的,你应该学学薙切绘里奈身边的那个小秘书一样。”

“很遗憾,小姐,我是男的。”黒木场凉越过薙切爱丽丝看向他身后的人,“

啊...这不是幸平创真吗?为什么会在这。”

“男的,男的怎么了...哦。刚才幸平创真君说做了新菜,让我们试菜。”说完

薙切爱丽丝就牵着幸平创真的手坐到沙发上。

“是吗。”黒木场凉瞥了眼两人牵着的手,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眸的颜色变深

了些许。

“幸平创真君,你的菜呢?拿出来吧。”

幸平创真打开保鲜盒,摆在桌子上,“就是这个了。”

......

嗯?

薙切爱丽丝黑人问号笑脸.JPG

黒木场凉黑人问号笑脸.JPG

“那个...幸平创真君这个真的是你做的菜吗?”薙切爱丽丝僵硬着脸对于眼前

的东西有些不可置信,心里想着:这真的不是在玩我吗?

黒木场凉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那逐渐黑下来的脸色也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在

变的低沉。

“诶,当然了。快吃吧。”幸平创真路出纯良的微笑,表达出了,这就是我做

的,你们快吃吧。

......

薙切爱丽丝看着手里的东西,再看看幸平创真,心里满是懊悔,但是已经...一脸的生无可恋的表情吃了下去。

黒木场凉在看到薙切爱丽丝吃下去以后,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跟着吃了。

......

薙切爱丽丝将手按在幸平创真的肩膀上,那只手上不断爆出的青筋仿佛在述

说它的主人的愤怒。

至于黒木场凉?

已经跑到厕所去洗漱了吧。

“幸平创真君,我可以知道这是什么吗?”薙切爱丽丝用极其温柔的语调问道

,如果忽略那放在幸平创真肩膀上的手不断的用力的话,那确实是相当温柔的。

“可以啊,牛乳炒鱿鱼。”幸平创真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

“幸平创真君你到底是怎样才会想到这样的菜的?”薙切爱丽丝对于这种搭配

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诶?就是突然想到的。话说黒木场凉去哪了?”

“啊,凉君。应该是去厕所洗漱了吧。”薙切爱丽丝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

,“幸平创真君等会要小心一点哦。因为凉君...啊,说曹操曹操到。”

“为什么...黒木场凉你要做什么?”幸平创真看着拽住自己衣领的人。

黒木场凉拽住幸平创真的衣领,盯着对方,企图从中找到一点戏弄的神色。

但是终究只看到了平静和疑惑。

所以黒木场凉还是松了手,走到对面的沙发上重新坐下。

“啊~凉君对幸平创真君真是...”薙切爱丽丝顿住了,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那个,多谢你们帮我试菜,再见。”

这么说着幸平创真理了理衣领,站起身来将保鲜盒的盖子盖好,准备离开。

“这么快?不多呆一会。”

“不了,我还有事,所以先走了。今天多有打扰了。”

“是吗。那我就不送了,再见。”薙切爱丽丝挥了挥手,“还有下次我们会去

找幸平创真君哦,要开门啊。”

“诶?好,不过晚上就不行了,文绪阿姨不让进。”

“放心,我们不会晚上去的。”

等幸平创真走后,薙切爱丽丝看着自己的右手,今天牵到了啊,手。

黒木场凉注意到薙切爱丽丝盯着右手,不由得皱了下眉,没有牵过啊。幸平

创真的手。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