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all日向】平淡無奇的校園祭:)(二)

平淡無奇的校園祭:)

文筆一般,能看,是否滿意,看個人。
不喜勿噴,可叉。
不是母牛,沒法高產,如果高產,絕對真愛。

設定:

人人愛日向。

日向影山女裝。

所有學校都放假,就為了參加烏野的校園祭。

日向女裝化名——日向子;影山女裝化名——飛雄子。

很久沒看了,所以有的稱呼可能不對,可以提醒我。

奈生涼子虛構人物,以及影日不在同間教室。


日向子激動的沖上去抱住研磨,“好久不見,研磨!”

孤爪研磨回抱住日向子,輕輕地攬了攬對方的腰身,帶著點羞澀的嗯了聲。

黑尾鐵朗雙手環胸,笑眯眯地看著自己的好夥伴紅了耳朵,暗自感歎真是純情,順便視線向下——嘖,那細腿兒真棒。

“研磨,你也放假嗎。你是不知道剛才大王也來了,還好岩泉前輩也在。噫。”說著日向子打了個寒顫順便鬆開了研磨,接著遞過手裏的傳單,“反正研磨你都來了,乾脆去我班裏看看好啦。”

研磨看了眼傳單‘女僕咖啡館’嗎…“那翔陽你呢?”

日向子可憐兮兮的耷拉著眼角,“嗚,涼子那個魔鬼還要我發滿三百份傳單。嗚哇,哪有那麼容易嘛!太過分啦。”

“誒~小不點你還要發那麼多傳單啊,話說從剛才開始你就無視我了啊。”黑尾鐵朗表示不忍寂寞x,主動開口。

日向子這才注意到一直被忽視的黑尾鐵朗,頓時有些慌張,急急忙揮揮手,“噫,黑尾前輩也在啊。剛才一直注意研磨所以……不過,黑尾前輩也會去的對吧。”毫不猶豫的把手裏傳單遞過去一份,一雙眼睛濕漉漉的看著對方,其中蘊含的期待令人不忍拒絕。

黑尾鐵朗……當然是選擇幫助這個可憐的小不點:)

從日向子手裏拿了一部分傳單走到門口,露出微笑開始做起了勾搭別人的‘牛郎工作’x,對人賣笑以此減少手裏傳單的黑尾鐵朗決定以後一定要借此約小不點出來,不然就虧了。

至於日向子在手裏減少了一部分傳單後露出了崇拜的表情,心裏激動的為對方打call,太棒了啊,黑尾前輩!你就是我的偶像!

飛雄子由於自己手裏也是一遝傳單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刷好感,而研磨天性內向根本做不到,不然估計是可以幫忙的而不是只能站在一邊看著竹馬刷好感度。

解決手裏的傳單後,黑尾鐵朗直奔主題,“小不點,週末出來嗎?”

日向子思考兩秒就答應了,一來對方幫他發了傳單,二來黑尾前輩球技很好啊!可以練球多好。

黑尾鐵朗:練球?不存在的。

飛雄子/研磨:呸。

在孤爪研磨、黑尾鐵朗走後,日向子挺著小胸脯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到飛雄子面前,“看,我都要發完啦!”

飛雄子毫不猶豫露出鄙夷的眼神,“嘖,明明不是你自己發的。”

日向子表示那又怎樣,反正他已經結束任務了,是自由身!

“呵。”飛雄子當然知道對方在得意什麼,不過,“是嗎,可惜了,我也完成了。畢竟我只要站在這裏發兩個鐘傳單就夠了,並不需要發完。”說完飛雄子露出了勝利的表情。

日向子不由用手遮住突然放射出的光芒,該死的刺眼,然而跟飛雄子其實半斤八兩的他也沒法反擊對方。

看到日向子示弱,飛雄子扯了扯身上的女僕裝,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臂,在日向子的嚷嚷中回道,“閉嘴。你還打算穿這個到什麼時候。”

這時才想起身上還穿著女僕裝的日向子當然是選擇跟飛雄子去換衣服,也就不再瞎嚷嚷,而是邁著自己相對要短的腿跟上剛才鬆手走在前面的飛雄子,再次日向子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這麼矮,不然就不用大跨步的跟上前面那個走得飛快的人了好嗎!

嗚噫,真累。

>>>

“喂!白癡!不是從哪里取下來的!”飛雄子額頭忍不住爆起青筋,對著身後笨手笨腳的人吼道。

日向子帶著點委屈的回吼,“我哪知道要怎麼解開啊!還有為什麼會穿這個啦,太羞恥了!影山!”說著日向子抖抖手,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畢竟他還是第一次解這種東西——女生的內衣。

“我哪知道!班長給的,我有什麼辦法!”飛雄子說起這個也是冒火,他就納了悶了,他不過隨便穿穿為什麼還要配套到這個地步。該死的居然還是符合他的size。誰要符合啊!

日向子畢竟是第一次解這種東西,為了解開扣子身子不由前傾,從側面看就像是在親吻對方的後背一樣。

最起碼對於打開門的五色工來說就是這樣的,瞬間羞紅了臉,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嘴裏還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為這是廁所,你們繼續你們繼續!”說完砰的關上門,也不管裏面的人回應。

站在門口還有點茫然無措的五色工喘著氣想著剛才看到的畫面,怎麼想怎麼覺得眼熟,再留意下那個橘發的身高,不就是烏野的小不點嗎!

旁邊那個好像是……哦!那個二傳手!

原來他們是那樣的關係嗎。

那是不是說沒機會了?五色工登時有點失落。

“哇!”

五色工突然被拉住衣領被拽了進去,慌得一批,轉頭一看,哦,衣冠楚楚的日向翔陽跟影山飛雄。

所以說剛才你們是進行到哪一步了,怎麼脫成那樣啊!

混蛋!

“沒事吧,五色前輩?主要是太急了,所以才這樣讓你進來的。”日向翔陽已經從剛才對方換慌張張闖進來,再慌慌張張闖出去中緩過神來,隱約覺得要解釋下才行,不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至於影山飛雄對此不甚在意,甚至巴不得對方誤會,要不是身邊這個笨蛋說要解釋,他還打算就讓對方誤會著。

“啊…沒事,那什麼…你們剛才在…”五色工有些不好意思說下去,右手遮住嘴唇,眼神亂飄就是不肯看向日向翔陽。

對於五色工這幅姿態不太理解的日向翔陽,自動認為對方是突然闖進來不好意思,“哦!剛才在幫影山換衣服啊。”

劈哢

五色工內心的小人默默地收拾著掉了一地的心心碎片,為自己逝去的愛情哀悼。

所以說……“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要幫忙換衣服啊!”

“誒?當然是朋友啊,對吧,影山!”日向翔陽說著拍了拍身邊的影山的肩膀,當然是掂起了腳:)

影山:對,朋友=)

五色工看對方一瞬間面色發黑,心疼了這個二傳手一秒,真可憐,完美詮釋了#我想上你你卻把我當朋友#,不過既然如此,所以剛才那一幕其實是他誤會了?

這時五色工才分出精力去觀察四周,哦,瞧瞧,他看到了什麼?女僕裝,兩套!在男士換衣間!

這是什麼羞恥play?

“emmm日向……那是什麼?”五色工指著桌面上的女僕裝問道。

日向翔陽轉頭一看,哦,是他忘記收起來的女僕裝…這個時候應該怎樣巧妙的帶過這個問題呢?你說呢,影山?

影山飛雄注意到身旁小不點的眼神,給了對方一個不屑地微笑,是你急急忙忙把他拉進來的,自己解決。

噫,魔鬼!

“哦,五色!你在這裏嗎!”

天童覺一把推開門就看到裏面三個人呈對立的姿勢站著,其中兩個老熟人還在視線交流,至於自己的隊友注視著——兩套女僕裝。

嗯?兩套,女·僕·裝?

天童覺第一次覺得不是很懂自己的隊友跟兩位對手,第一次覺得不知道該擺出怎樣的表情。

 

 

TBC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