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all创真】品尝新作(一)

未完成。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最近沉迷幸平创真受,无法自拔,粮不够,自产。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哪天高产,一定本命!

不喜勿喷,可叉。

肉魅,爱丽丝,性转。

人物之间称呼不明,随性。

“哟西!就这样吧。”幸平创真看着自己新做的菜——牛乳烤鱿鱼这么说道。

但是...

幸平创真歪了歪头,这种菜品应该给谁吃呢?

啊!

    幸平创真用右手锤了一下左手,知道应该给谁吃了!

这么想着,幸平创真就把自己的新作放到保鲜盒里,兴冲冲的从极星舍跑了

出去。

1.

“呐呐,肉魅,来帮我试吃一下新菜吧!”

“诶?!”肉魅看着突然跑到自己面前的人,什么啊,原来是为了让我试吃新

菜啊...

幸平创真笑着拿出保鲜盒,用牙签戳了一条鱿鱼递到肉魅的面前。

肉魅看着某人一脸期待(?)只好伸手接过了,虽然感觉这东西很恶心,

而且有种吃了以后会尖叫的感觉。

但是!

这可是幸平创真做的,应该不会那么糟糕吧。

秉持着这种心态还是把鱿鱼吃了下去。

......

“幸平创真!!!你做的是什么!”肉魅扭曲着脸对幸平创真吼道。

“诶?当然是牛乳烤鱿鱼啊。”幸平创真淡定的回答。

“幸平创真...”肉魅握了握拳头,明显就是快爆发的样子。

“唉...”肉魅揉了揉额头,平缓了一下心情,“算了。以后这种菜...”

“?”

“拿给我吃。”

“哦!好。”幸平创真先是一愣然后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因为有人自愿吃这种菜,就不用特地去找了啊。但是,既然肉魅以后会自愿

试菜,说不定其他人也会呢?

这么想着,幸平创真决定去找找其他人试试。

“肉魅,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幸平创真就跑了。

“诶?”

走了啊...

肉魅捂住了自己的脸,想着自己刚才说的话不由一阵懊悔,居然说让幸平创

真以后这种菜拿来给自己吃。这不是自虐吗!

不过...这样是不是就增加了一起的时间呢。

2.

“啊啊...汐见前辈刚才好像说叶山在厨房做菜来着?”幸平创真拿着保鲜盒向

着叶山所在的厨房走去。

虽然本来是打算先去找塔克米的,但是他住的太远了,所以就决定先来近的

再去远的。

“啊,到了。”

“打扰了。”幸平创真边推开门边对里面的人说。

里面叶山亮拿着一株幸平创真没有见过的植物正嗅着,估计是什么可以做成

香辛料的植物吧。

“哟!叶山。”

叶山亮放下手中的植物,转头看向幸平创真,“嗯?幸平创真。有什么事吗?”

“啊,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让你帮我试下菜。”说着幸平创真挥了挥手里的保

鲜盒。

“哦~是吗,行啊。”叶山亮挑了挑眉,见识过幸平创真所做的菜以后,多少

对他现在做的菜有些期待。

但是...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东西,叶山亮突然觉得或许不应该期待。

那鱿鱼上面的透明的液体。

啧!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反胃。

有些后悔的叶山亮盯着眼前的东西,还是伸出手接了过来。

因为已经说了行了。反悔就有点...

......

果然还是应该后悔的!

“幸平创真,能告诉我你做的是什么吗?”叶山亮努力的按下自己额头上爆出

的青筋,想要稳住自己。

“诶?啊,这个是牛乳鱿鱼啊。怎么了?”叶山亮看着眼前这家伙一副理所当

然的样子,突然就是很想揍人。

不过,“既然这样,下次我做菜给你吃吧。算是回礼。”

“哦!那可不错。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好的下次做菜给我吃的,我

可是很期待啊!”说完又很快的就跑走了。

叶山亮看着手里的刚才插鱿鱼的牙签,期待吗?

嗯,我也很期待,下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3.

“现在去找塔克米吧。不过,薙切爱丽丝黑木场凉住的地方好像比塔克米

住的地方要近。”幸平创真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爱丽丝他们住的地方!

“扣扣。”

“那个,爱丽丝在吗?”幸平创真站在爱丽丝所住的地方的门口,边敲门边问

道。

“?怎么感觉软软的?”

“你还打算敲多久?幸平创真君。”薙切爱丽丝瞥了眼敲了自己下巴好几次的手。

“诶?啊啊!抱歉,爱丽丝。”幸平创真这才发现原来刚才感觉软软的是对方

的下巴,而且还敲了好几次,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薙切爱丽丝揉了揉自己的下巴,“那么,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啊。就是想让你们尝一下我的新作。”

“嗯?是吗,那就进来吧。站在外面说话多不好。”薙切爱丽丝将门打开侧

身示意幸平创真进来。

里面

“话说黒木场凉没有跟你一起?真是稀奇啊。”幸平创真从进门就没有看到黒

木场凉的身影对此感到好奇,因为平时见到他们都是成双出现的。

“啊,他去厕所了。”薙切爱丽丝挑挑眉,“这么关心凉君?难道...”

看着薙切爱丽丝眼里明显的笑意,幸平创真有些不解,“哦,是吗。”

“啧,幸平创真君你可真没情调。”薙切爱丽丝感到无奈,他实在搞不懂为什

么这家伙一点情趣都没有,该说是纯洁还是迟钝。怪不得到现在都没有察

觉到那个他身边的蓝发女生的意图。

 不过,这样不错。

“啊?情调?”

“不。没什么。”

“到了,呀,凉君。你回来了怎么不去找我!”薙切爱丽丝看到坐在沙发上的

黒木场凉道,“真是的,你应该学学薙切绘里奈身边的那个小秘书一样。”

“很遗憾,小姐,我是男的。”黒木场凉越过薙切爱丽丝看向他身后的人,“

啊...这不是幸平创真吗?为什么会在这。”

“男的,男的怎么了...哦。刚才幸平创真君说做了新菜,让我们试菜。”说完

薙切爱丽丝就牵着幸平创真的手坐到沙发上。

“是吗。”黒木场凉瞥了眼两人牵着的手,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眸的颜色变深

了些许。

“幸平创真君,你的菜呢?拿出来吧。”

幸平创真打开保鲜盒,摆在桌子上,“就是这个了。”

......

嗯?

薙切爱丽丝黑人问号笑脸.JPG

黒木场凉黑人问号笑脸.JPG

“那个...幸平创真君这个真的是你做的菜吗?”薙切爱丽丝僵硬着脸对于眼前

的东西有些不可置信,心里想着:这真的不是在玩我吗?

黒木场凉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那逐渐黑下来的脸色也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在

变的低沉。

“诶,当然了。快吃吧。”幸平创真路出纯良的微笑,表达出了,这就是我做

的,你们快吃吧。

......

薙切爱丽丝看着手里的东西,再看看幸平创真,心里满是懊悔,但是已经...一脸的生无可恋的表情吃了下去。

黒木场凉在看到薙切爱丽丝吃下去以后,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跟着吃了。

......

薙切爱丽丝将手按在幸平创真的肩膀上,那只手上不断爆出的青筋仿佛在述

说它的主人的愤怒。

至于黒木场凉?

已经跑到厕所去洗漱了吧。

“幸平创真君,我可以知道这是什么吗?”薙切爱丽丝用极其温柔的语调问道

,如果忽略那放在幸平创真肩膀上的手不断的用力的话,那确实是相当温柔的。

“可以啊,牛乳炒鱿鱼。”幸平创真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

“幸平创真君你到底是怎样才会想到这样的菜的?”薙切爱丽丝对于这种搭配

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诶?就是突然想到的。话说黒木场凉去哪了?”

“啊,凉君。应该是去厕所洗漱了吧。”薙切爱丽丝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

,“幸平创真君等会要小心一点哦。因为凉君...啊,说曹操曹操到。”

“为什么...黒木场凉你要做什么?”幸平创真看着拽住自己衣领的人。

黒木场凉拽住幸平创真的衣领,盯着对方,企图从中找到一点戏弄的神色。

但是终究只看到了平静和疑惑。

所以黒木场凉还是松了手,走到对面的沙发上重新坐下。

“啊~凉君对幸平创真君真是...”薙切爱丽丝顿住了,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那个,多谢你们帮我试菜,再见。”

这么说着幸平创真理了理衣领,站起身来将保鲜盒的盖子盖好,准备离开。

“这么快?不多呆一会。”

“不了,我还有事,所以先走了。今天多有打扰了。”

“是吗。那我就不送了,再见。”薙切爱丽丝挥了挥手,“还有下次我们会去

找幸平创真君哦,要开门啊。”

“诶?好,不过晚上就不行了,文绪阿姨不让进。”

“放心,我们不会晚上去的。”

等幸平创真走后,薙切爱丽丝看着自己的右手,今天牵到了啊,手。

黒木场凉注意到薙切爱丽丝盯着右手,不由得皱了下眉,没有牵过啊。幸平

创真的手。

To be continue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