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all金】他的一日幻想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本篇主双金。

设定(部分):
旧设金包含大量私设,性格不明。
旧设金跟金已经成年,并且是双胞胎。
相对而言比凹凸世界更平和的世界。
秋是旧设金跟金的姐姐,一直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没有消失不见一直都在。
三人共同生活。
三个人住在三房两厅的屋子里,没有任何房间装修。
旧设金学的心理学,有医生执照。
金是糕点师。
金有‘顾客至上’原则,所以旧设金不会平白拒绝客人的点单。
xx医院是存在的。
旧设金跟雷狮是朋友。

可能夹杂黑泥,不能的可以不用往下翻了。

旧设金有个双胞胎弟弟金,长得可爱,性格好,没事喜欢做做蛋糕,最喜欢做的蛋糕是月光慕斯,生气了喜欢嘟嘟囔囔地做蛋糕。

总而言之就是想太阳。

不过这是个秘密,可不能给金知道。

哦他还有个姐姐,长得一般,性格火爆,生气起来像母恐龙。

这也是个秘密,说了就不能见到金了。

现在他和金经营了一家蛋糕店,平时客人不多,不过没关系。因为一单价格,可以养家里人很久。这是对当时情况而言。

后来经过金不懈努力成功让蛋糕店出新品的价格都比较经济实惠,所以客人瞬间暴涨。导致他跟金相处时间直线缩短,难以置信,这个时候旧设金很怀疑当时的自己是怎么了?

虽然每次回忆都觉得心口中了一箭,但是还是后悔,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金那么可爱,难以抵御也是很正常的。

最起码他跟金回去以后还能睡同个房间,洗一个浴盆的澡。比旁边那几个不要脸的好多了。

旧设金一遍帮着面前的客人点单,一遍留意金那边的情况,生怕出了点意外,让他难以接受的意外。

以前的时候旧设金对于这家蛋糕店早开晚开其实没什么所谓,过了一段时间,他觉得非常有问题。如果可以他甚至不想开了,反正他可以养活金,实在不行还有姐姐。

他是半点不想让一群觊觎自己金的家伙成天出现在蛋糕店里,这严重影响了店里的秩序,也影响了他和金交流感情。都不知道他们哪来的不要脸,出现就出现有的时候还组团?这也就算了,每次他一跟金加深感情,就被他们打断。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分明就是故意的,仗着自己是客人,仗着金对客人的容忍,愈发放肆。真的是不出招,就当他是病猫,不存在的是吗?

现在又当着他的面亲亲我我,当他死了?

“金,你过来下。”
看着金一脸疑惑的走过来,旧设金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就带往厨房,还不忘用眼神示意其他的工作人员好好服务。

“怎么了呀,突然叫我过来?”

旧设金松开手注意到金手腕上被他捏红了,轻轻的帮对方揉着手腕发红的位置,垂着眼睑,语气低沉,“不是说了不要那么靠近吗?还有都招了服务员了,为什么还要去亲自服务?”说完带着点委屈的抬眸。

“啊…这个啊,因为你看,蛋糕什么的一般都是提前做好的。要做的就是打包还有端盘,至于那种现做的单子都挺少的。所以不就闲的没事,而且之前跟雷狮他们点单一直都是我,再加上他们也特意说要我,我又没事干,就…”金有些慌慌张张的挣开被旧设金握着的手,挥了两下,“但是我有好好的听话哦!没有让他们碰我除了手肘以下的手部哦!”

旧设金看着金一脸骄傲的小模样,也不打算戳穿其实那几位早就碰到你其他部位了,只是你没注意到而已。只不过这种事自己知道就好了,毕竟金摆出这幅样子明显是等待夸奖,同时对他来说就是占便宜的好机会。

伸手揉了揉对方蓬松柔软的头发,再在脸蛋上亲亲落下一吻,在脸颊上停留的时间微长就为了抬眼看清对方的表情,然而入目的是对方欣然接受的淡定。不由在心里叹气,果然还是太迟钝了。又伸出手在对方粉色的下唇上一摁,在金惊讶的要出声前说道,“好了,出去吧。估计有客人等急了。”

“啊!都是旧设的错啦!”
金顾不上旧设金刚才奇怪的举动,以顾客至上为准的他来说,让顾客等急了显然是更重要的事,便急匆匆的往外跑去。

自然也看不到身后站在原地的旧设金眼神晦暗。

好在旧设金的自我调节能力一向是不错的,不然也不可能忍到现在,很快就整理好心情走回外面。毫不意外的看到几位于他而言算得上情敌的家伙充满警告的眼神,不过如果因为这样就退缩了,也就不会有厨房里的事了。

他只是眯眼一笑,跟金同样相貌的脸庞上海洋色的双眸染上几分挑衅,他一点不怕被金看到。因为对方看到可能也以为自己在对着客人笑,心里指不定多欣慰,大概还想着一直以来面对客人都是面无表情的他居然开窍了。

对此旧设金觉得应该是金迟钝属性里唯一的好处,不然他完全不想在面对情敌的时候还摆出面对路人的表情,这对他多少是困难了点。

>>>

该死!

如果可以旧设金是不想这么说的,前提是那个紫头发的王八蛋右手可以放在它应该放的位位置,而不是搭拉在他金的腰上。旧设金随意的扔掉手里揉成一团的点餐单,走到金的旁边,用力的握住放在金腰上那多余的东西,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能不能请你放开那搭在我金身上多余的爪子,雷狮?不胜感激。”

“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这个当哥哥的管的也太多了吧,小鬼都没说话你反应倒是挺大。”雷狮紫色的眼睛左右打量着眼前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完全不同的家伙,又看了眼用力握着他手的家伙,像是发现什么般的嗤笑一声,“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啊。”
说完雷狮松开了放在金身上得手,仿佛是在怜悯什么。

对于雷狮的举动,旧设金抽抽嘴角连刚才公式化的微笑也不愿意保持了,从口袋里抽出手帕仔仔细细的擦拭刚才碰到雷狮的手,不在意的道,“与你无关。”旧设金说完一愣,接着随手将手帕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拍拍手带着些许恶意的对对方微笑,也不顾雷狮的神色揉了两把金的头发回到之前站的地方。

“‘是吗,毕竟我说了你们就彻底没机会了。’不觉得这才是你会说的吗。”
身后雷狮的话让旧设金顿了顿脚步,随即像是什么都没听见走到点单台,还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按理说店里也有钟他根本不需要带怀表,但是他总感觉看怀表会更能安心。

“你好,我想要点月光慕斯,今天可以点吗?”客人指着手里的单子问道,要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了,结果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以,但是他还不打算放弃,万一呢。

旧设金低头看了眼单上的月光慕斯的图片,微微勾起唇角,“很抱歉,不可以。”

>>>

“呜哇!下班啦,我今天买了咖喱,晚上吃咖喱顿饭好不啦?”
旧设金想了想咖喱顿饭好久没吃了,便点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眼时间决定先去洗个澡。

“我先去洗澡。”旧设金一边将手机放在桌上,一边解着脖子上的领带,顺手将衬衫的扣子解开两三个就听见金的声音,“啊!又在客厅脱衣服!说过多少次了,要进去浴室脱啦!”说完还推着他到浴室去,还关上了门。

旧设金看了眼镜子里扣子堪堪解开两个勉强算是衣衫整齐的自己,严重的怀疑是不是之前在客厅脱衣服给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但是那次真的是个失误。

他急着出去,本来换好的裤子一不小心弄湿了,看到一旁有一条昨天没收进去的裤子,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脱了就换起来了。因为这时候金不在家,所以换起来也不存在不好意思,哪知道金突然回来了,裤子穿到一半对方就把门打开了。刚好客厅又是面对大门,当时金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估计如果不是他是他的哥哥,分分钟金都能喊出变态出来。

然后不知道怎么了就给金奠下了哥哥喜欢在大厅换衣服的印象,以至于只要他在客厅解了个扣子,撤了下领带,对方都能以为他要当着他的面换衣服。

偏偏怎么解释都没用,
“叩叩”
“衣服我放在门口了哦,旧设你等会自己出来拿。”
“嗯。”

金放下手里的衣服走到厨房就听到旧设金的手机响了,想了想要不先帮旧设金接起来跟对方说机主在洗澡,等会再打过来。
这么想着擦了擦手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是旧设金先生吗?您预约的xx医院的心理医生柏,将于后天下午两点与您在医院见面。”

……

诶?

金笑笑觉得可能是自己听岔了,这时旧设金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金正僵硬着接电话,像是想到什么几个跨步拿过手机,“喂,你好。对,是我。嗯,好,好的,我会准时的。再见。”

“你要去看心理医生?为什么,你自己不是学的心理学吗?前几年也拿到医生执照了,为什么还要去看?你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怎么了?你也不跟我说?!”
金一连串的问题打的旧设金一时发懵,不由得后悔早知道就把手机带进浴室里了,不然金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件事。

旧设金伸出手带着点安抚意味的揉揉对方的脑袋,迅速的在脑子里编出了借口,“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其实是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有个心理医生的朋友吗,很久不见了,这次想见个面。但是也跟你说过那家伙特爱钱,根本不可能愿意请假出来见面,所以干脆就用预约他这样的方式来见面。这样他也不用请假,不过见面的两个钟的钱是他自己出就对了。”

为了表示事情的可靠性旧设金连忙从手机里翻出几天前的聊天记录递给了金,这时候才感叹还好真的有这么个朋友,看到金勉强放下心来的神情,心里呼了口气。
“没骗我?”金虽然是放下部分心,还是存着点犹疑的。

旧设金一看如果让金将那点犹疑扩大,后面就不好收拾了,“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次就相信你好了,帮忙擦下桌子,我去拿碗筷。”

“好,好。”

旧设金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看着金摆好两副碗筷,默默地夸着自己贤惠的金,再次坚定金世界第一可爱的想法,顺便掏出口袋里的怀表。

“啊,又在看那块怀表,家里不是有钟吗?”

“呀,习惯性。”

>>>

“我回来了。”
旧设金将手里的怀表放到鞋柜上,注意到金刚刚挂了电话,“怎么了?谁?”

“没什么,紫堂家里不是装修吗,所以问我可不可以住在我家一天。不过我说家里只有两间屋子,有一间屋子还在装修拒绝了。不过如果不是那间屋子在装修,还真想同意,这可是第一次朋友要到家里来住呢!”

“是吗。没关系,等装修好以后,再叫他来也不迟。”

“哦!嘿嘿,到时候我要将家里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

“骗子!我查了根本就没有那家医院!”

旧设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因为没有拉窗帘,房间显得幽暗。他就这样看着金一脸生气的对他喊道,不知怎的不想解释什么。或许是因为房间昏暗还是什么的原因,金的身体似乎有一瞬间的扭曲,身后的背景仿佛在晃动般。

他觉得有什么不对了…

“你说啊!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金的面容声音都变得模糊起来。

“什么都不说,逞什么英雄?!你就是个懦夫!”
‘金’的面容逐渐清晰,头发似乎变长了,声音也变得女性化,‘他’拿起了桌上的怀表…

旧设金站了起来,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不能让她碰,那是x死前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了!

>>>

“嗬!”

“什么啊…是梦啊…”

THE END

问题:
1.开头设定已说旧设金不会平白拒绝客人点单,文章开头已说金擅长做月光慕斯。那么为什么旧设金会说月光慕斯不可以做,并且没有回答客人的时间问题,不是今天不可以,而是不可以。

2.雷狮在问‘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后旧设金回答‘与你无关’之后旧设金为什么说完一愣?并且后面那句雷狮说出的认为旧设金会说的话,为什么旧设金脚步会一顿。再者两个回答是不是感觉上像是两个问题?
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
与你无关。
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
是吗,毕竟我说了以后你们就彻底没机会了。
再结合当时的情景去看上述两种回答方式。

3.开头设定旧设金自己学过心理学,并且有医生执照,为什么还要去找别的心理医生来看?并且那位心理医生的名字柏,花语是死亡、阴影。以及后文为什么说根本查不到那家医院,开头设定已经说有那家医院。

4.开头设定秋没有消失不见一直都在指的是有跟旧设金、金一起生活。并且设定也说了是三人一起生活,但是金只拿了两副碗筷,既然一起生活为什么只有两副?是秋刚好不在,还是根本就没有,不管哪个都跟开头设定冲突。

5.开头设定说了三房两厅没有装修,那么为什么金跟紫堂幻打电话说只有两间,有一间还在装修?

6.文中为何多次出现怀表?

设定(全部):
旧设金包含大量私设,性格不明。
旧设金跟金已经成年,并且是双胞胎。
相对而言比凹凸世界更平和的世界。
秋是旧设金跟金的姐姐,一直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没有消失不见一直都在。
三人共同生活。
三个人住在三房两厅的屋子里,没有任何房间装修。
旧设金学的心理学,有医生执照。
金是糕点师。
金有‘顾客至上’原则,所以旧设金不会平白拒绝客人的点单。
xx医院是存在的。
文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催眠后的梦。
怀表是媒介。
旧设金跟雷狮是朋友。

金已经死亡。
他的房间被彻底封存,相当于不存在那个房间。

金死亡之后,只有旧设金最先知道后来告诉那几位。因为秋当时不在,所以旧设金希望那几位不要告诉秋。

等抓住凶手后,旧设金才真正告诉隐约察觉的秋,金已经死亡的讯息。
接着发生的就是文中最后一部分,除去拿怀表以外。

xx医院存在但是是在金死后,旧设金已经不能依靠市面上的心理医生安抚自己,才转而到黑暗里的心理医生求助。自然已经死了的金当然查不到这家医院。

雷狮跟旧设金是朋友能察觉到旧设金已经疯了,在葬礼最后提醒过对方,所以才会有那两种对话。

旧设金的房间也有金的痕迹所以对他来说相当于也被封存了,只不过总有一天要打开所以是在文中处于装修。
两个房间都不开启,所以梦中他们其实睡得是秋的房间。

金只拿了两副碗筷因为那段时间秋不在,所以怎么可能会有第三副。

从问题开始到这算是一个结局。

设定是全文的。只不过认为放在那里相对更好。

关于我为什么没有把金死亡放在设定里是,因为我觉得梦里什么都可能发生。
哪怕有那些相对设定而言属于bug的存在。
比如说为什么催眠自己,换一个原因来说有各种可能,例如比较扯淡的:可能是因为实验自己的能力为了之后工作,毕竟已经说了拥有医生执照了,也有可能因为其他原因。
那么原因不同结局不同,那么还能有上述的BE?
最后。
其实一开始是决定了就是甜甜的结果后来变成了刀发底,但是转念一想也没有啊,梦跟现实谁能分清。谁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
所以最后决定就是开放式结局。至于上面那个大幅度写的是我既定的本篇二结局,因为说了本来打算是甜的。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