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all金】那个别的世界的旧设金 一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设定:

旧设金视觉。

事实上含大量私设性格,有点恶劣。

旧设金跟金绑定,不能离超过一米半。

旧设金跟自己世界的竹马友谊向。

凹凸大赛转凹凸学院。

相对平和的世界。

还是有前十等。

旧设金觉得自己今天有点懵逼,一觉醒来发现旁边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毛一样的人躺在身边,难道是谁的恶作剧吗。

但是据他身边的人好像没有这么恶趣味的。

哎呀呀,还真是麻烦了呢。

“呜哇!!!”

吓了一跳的样子真可爱。

虽然是一模一样的脸。

紧紧抱住被子一副要被侵犯的样子也好可爱。

旧设金忍不住伸手掐了两把对方的脸,脸上惊恐更加明显了。

明明是同一张脸,为什么感觉就是有种不同的可爱,大约是自己从来没有表现这种表情?

“你,你谁啊!为什么在这里!”金抱住被子往墙角缩去,还不忘打量眼前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虽然看神情绝对不是同样的另一个自己。

看着对方缩到墙角也不想提醒他这样其实更危险,慢慢的挪到金的面前,一把将右手撑在他左侧的墙壁上,手拍在墙壁上发出“啪”的声音。

“诶,没人告诉你靠到墙角更危险吗?”说完旧设金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轻轻挑起旁边的一缕发,顺势嗅了嗅,金桔味。

还挺香的。

“金?”

门外传来里屋两人都很熟悉的人的声音。

金瞬间激动的把头往旁边撇,扯开嗓子喊,“格瑞!格瑞你快进来!”

旧设金也不阻拦,由着他喊人,反正他也正好要看看这里的格瑞是哪里的。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金,估计是另一个不同的自己。但是一个世界不可能有两个自己,那就有可能其中一个不是这里的金。那么总该有个人来验证一下,谁不是这里的金。

打开门进来是熟悉的芦荟头,同样的脸上面无表情,但是瞳孔中一闪而过的惊讶防备,旧设金看的一清二楚。
有点像,但感觉还是有点不一样。

“金?”

格瑞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眼前两个金,他也不知道一个晚上过了自己青梅竹马弄出了什么,居然多了一个。不过可以肯定那个撑在自家竹马身边的不是自己认识的金。
旧设金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知道眼前的人的谨慎也不在意,多少看得出是对他的戒备,那么可以确定他大概才是多余的金。

都说是竹马还真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还真是不得了啊。

至于刚才的姿势,他相信不单单是因为这样认出来的。

说起来他还是有点想吓一下这个世界的格瑞来着,可惜了。

“介绍一下,我是别的世界的金,你们可以叫我旧设金。”旧设金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有点皱褶的衣服,随手理了理头发,对着床上门边的人顺说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格瑞站在门边警惕的注视着那边自说自话的人,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却没有惊动他或者金的人,他可是抱有十足的警惕。

特别是他刚才撑在金的身旁的动作,有点不由自主的想到学校里的雷狮,虽然那家伙真偷偷的来他家他肯定能发现。

旧设金看对方那警惕的样子摊摊手,叹口气,“哎呀呀,就算你这么说,我说的也是实话呀。你不相信也没办法。”

既然对方对于他那么紧张,他何必自讨没趣呢。

作势要走,结果没走几步,发现走不动了。再努力的走几步,刷的一下就被什么东西扯到了,一下就回到了床上金的身边。

这应该说什么,命运的红线将你我牵在一起吗。

转头看一脸惊讶的金,看来他也没想到,碰碰他的手臂,“不如你下去走一遍?”

金看了看旧设金,又看了看门边的格瑞,看他点头后,才一溜烟的下去。好像后面有洪荒野兽在追他似的。

以为他是做戏吗,旧设金摆出好整以暇的样子左手撑脸,看着另一个自己哒哒哒的跑下去然后又被扯回来,接着再哒哒哒的跑过去再被扯回来,一连三次。

可能是累了,也就不再尝试了。不过好像有点误会了,一脸生气的鼓起腮帮子,“喂!你干了什么,为什么我都不能去格瑞那里了。”

well~

看看站在门边现在已经走到床边来的格瑞,有点危险呢。

可惜。

“呀,我可不知道。毕竟你刚才也看了吧,我想走,但是也被扯回来了。可能我们不能离得太远了?强行绑定,嗯?”旧设金笑眯眯的完全看不出有一点烦恼的样子,反而感觉乐在其中。

事实上他也确实乐再期中,毕竟不是谁都能看到另一个自己,虽然性格不太一样。不过这才叫另一个自己不是?

最重要的是性格很惹他喜欢呐,如果自己世界那边的格瑞看到了,可能会忍不住欺负他吧。

只可惜,那边世界的金是他。

不过这么可爱的自己还真有点想带回去,最好是能一辈子养在身边。

TBC

评论(15)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