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all日向】有个可爱的弟弟我只能时刻准备着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设定:

视觉为姐姐。

日向翔阳多了个姐姐,少了个妹妹,以及不跟父母住在一起。

文中的姐姐并不是原著里的妹妹。

姐姐痴汉翔阳。

无时无刻不在防御情敌。

和弟弟开了一家甜点店,里面还有咸味甜点。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姐弟俩都算是厨师,也是点单收银的,分工合作。

时间线为成年后。

既然成年了,就让弟弟长高点吧,一米七以上,性格也稍微稳重一些了。毕竟都是成年人了。

姐姐比弟弟高,时不时就是肢体接触,抱腰搂肩膀。

 

“叮铃铃~”

日向雀子从睡梦中起来,伸了个懒腰,感叹新的一天开始了。

同时也是新的噩梦开始了:)

“姐姐,快下来吃饭啦,等会又要错过开店时间了。”

听,楼下传来了她可爱的弟弟的声音。

果然弟弟的声音怎么都听不腻。

日向雀子收拾好自己走到楼下,就看到自家弟弟已经摆好了早餐,还体贴地帮她在面包片上淋了草莓酱。

特别是看到她来了以后,拍了拍他身边的凳子示意她过去坐的样子。

可爱,想日。

坐到自家弟弟的旁边享受美好的早餐时光,瞬间觉得活着是有意义的。

“姐姐,快点吃啦,再不快点真的开店要迟到了。”

日向雀子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再喝了一大口牛奶,长吁了一口气,“我可爱的弟弟,你什么时候看到姐姐的店开晚了?”

说完还挑了挑眉看向自己的弟弟,然而她看到了自家弟弟听完她说的话以后脸上写满了“不是每天都开晚了”。

她不能慌,一定是今天起得太早了,所以没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家弟弟的脸,企图从中看到点别的东西。

没等日向雀子看出点什么,对方拿起了她的早餐走进了厨房?

嗯???

“姐姐,既然你现在不想吃,那就带过去吧。”

弟弟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她有点慌了,感觉自家弟弟好像生气了。

不得了了,一定要好好的安慰一下,不然中餐就完了。

赶忙走进厨房抱住这个还没有自己高的弟弟,说道,“哎哟,还收拾什么,我觉得我饱了。而且不能让别人等太久,你说呢?所以不要收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弟弟转过头看着这个不着调的姐姐,突然有点无奈,心里想着以前的自己不会是这样的吧。

日向雀子当然看得出对方眼里的无奈,一时之间有点怀疑自己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

不过这不是重点,看到他那个眼神就是是原谅她啦。、

她觉得他这个弟弟越来越没有以前可爱了,明明以前都是她照顾他的,结果现在居然反过来了。

该说时间改变一切吗。

当初那么热血、冲动的人现在居然慢慢的稳重起来了。

哎呀,真是欣慰呢。

拦上自家弟弟的肩膀,“撒,让我们现在就去店里吧~可不能让店外得人等太久啊。”

>>>

让他们等着!

日向雀子保持住面上的微笑,实则内心已经狂风暴雨。

果然还是应该晚点来。

看着坐在窗户边位置的跟着自己前几分钟刚夸完变的稳重了的弟弟聊天惹得他炸毛的家伙,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打人。

妈了个鸡,我前几分钟刚夸完,就来了个王八蛋打我脸。

更重要的是,那家伙对她弟弟图谋不轨。

:)不用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又不是个瞎的。

想当初她开的这家店可是正正经经的甜品店啊,所有东西都是甜甜的,就跟她的弟弟一样。

结果后来那个家伙来了以后,刚好她没时间招待他,就让弟弟去了。

去了之后,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家弟弟在他走了以后打了个表——征询制作部分咸味甜点。

???

姐姐我这是甜点店!而且哪来的咸味甜点,都咸了还怎么甜。

怎么可能有人会同...

后来,我就不说,反正基本都能猜出来了。

她也问了弟弟为什么要征询,然后她就知道了,原来是那个家伙不吃甜味甜点。自家弟弟觉得自己可能忽略了这一点,没有顾及到另一部分人的感受。

不不不,其实就只有那个变态是这样的而已。不吃甜点来什么甜点店!

虽然后来是啪啪啪的打脸了,但是身为弟弟的姐姐的她是记住了。

#很好,吃咸味甜点得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当然了,也不单单是因为这样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还因为他第一次来就成功让我逐渐稳重的弟弟炸毛了?!

哪来的贱人,居然剥夺了我的平时兴趣,叉出去!

再后来,她知道了原来这家伙是他高中时期的对手,听说在排球上相当厉害,极具领导力还有高超的技术。

所以呢,还不是输给了她的亲亲弟弟。

不过这不是他勾引她弟弟的理由。

“啪。”

瞧瞧那个贱人干了什么。

日向雀子捏断了手里的圆珠笔,无视了面前点单的人惊恐的表情,走向了窗边。

毫不犹豫的拽过还有点懵的弟弟,瞪了眼眼前的男人,接着在对方刚刚亲到过的地方亲了下去。

呵,去你妈的间接亲吻,这叫消毒。

亲完以后挑衅的看向对方,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让他带着他还处于懵逼状态的大脑离开。

“兄弟,出去打一架如何?你刚刚的耍流氓,小心我告你哦。”边说边关起袖子,大有一发他承认就直接揍的样子。

“哎呀,雀子小姐不要那么激动嘛。只不过是亲了亲脸颊而已。”对方不在意的笑了笑。

说实在的要不是我看到他耳边还是有点小红,我就直接揍了。

什么叫做只是亲了亲脸颊,你信不信我让你连脸都看不到,还亲?

我一把搂过一旁有点恢复的弟弟,正经的说,“弟弟,其实他刚从国外回来,所以可能有点习惯了国外的礼仪。这只是其中一个打招呼的方式。”

弟弟懵懵的看着我不似作假的表情,点点头,然后再看向一旁站着的人。看到对方点头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嗯,忽悠成功。

不过那家伙居然那么好心的帮忙圆谎。

感觉他在酝酿大招是怎么回事。

“既然如此,我都跟小不点你打招呼了,你是不是应该也回我一个呀。”

贱人!

日向雀子赶紧瞥了眼自家弟弟,完了,信了。

接着她就看到自家弟弟有点害羞的亲上了对方的脸。

很好,明天我就在外面摆上#狗与及川彻不得入内#的招牌。

目视对方满脸愉悦的离开,她觉得她想去炸了对方的公司。

撇过头发现自家弟弟跟没事了一样继续帮人点单后,她怎么忽然有点心疼那个得到一个礼仪性的脸颊吻的家伙。

瞧瞧人家根本没把这当一回事,你就是拿了一个礼仪吻,到底是怎么愉悦一脸的。

不知道那家伙看到以后心情如何,估计跟错过一个世界没差了吧。

好好一个帮助对方提高情商的机会说没就没,毫无察觉,你也就是个垃圾了。

或许放一块招牌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就那智商,就连姐姐我的情敌都算不上:)

TBC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