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lof不能发视频只能发gif,所以发到微博去了。

微博:Criosomwter         头像应该是只鸭子。

https://weibo.com/6548586037/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大致上,讲的是杰克说我爱你,佣兵回了我也是的无脑过程的手书。

求求你们看看,做的老累了。

气到晕厥,定时到了凌晨。冷漠。

如果打不开,会在评论发一次。

可以说非常不走心瞎搞kkk。

哦,字丑,画丑kkkk。

不知道写什么,只好画画。

图二动图,大概就是影山破了翔阳飞行速度记录kkk。

漫画安利!
【birdmen】
长条是群里的一位做的。啪啪啪给大佬鼓掌。不知道看不看的清?
乌丸贼可爱,性格好x,人好看,还是傲娇。平日里磕他的cp糖能一年∧q∧
划重点:
双主角。乌丸,鹰山。(打call乌丸!!!
貌似带着中二风。
我看是没什么中二可能因为我中二期没过,不过也有认为这部蛮中二的。
不火很冷。
这是月更…暂时到51。
剧情…我这种是看不懂,就是表面看了。不会深入解析,基本靠别人。

好了,没了。带着磕粮的安利。我知道没人看。话说这漫画好像改过名。

乌丸贼可爱啊,你们不要看他前面傲娇的要死,他到后面也傲娇的不行。但是他真的可爱啊,别讨厌他啊x哭唧唧。

缩图严重重来三次:)

【all金】使魔的观察记录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设定:
相对凹凸较为和平的世界。
充满魔法跟元力。
金是召唤师可以召唤使魔。
怪物都是瞎编的。

苏作为金召唤出来的魔物,深深地记得初次见面时被对方稚嫩的面容俘获的感觉,同时也深深地记得后来看到金手撕岩浆怪脚踩地狱龙时被支配的恐惧,并深刻的怀疑这样的自己到底有什么用。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来陪伴我的啊w”

自那以后苏决定了哪怕他是可以手撕岩浆怪脚踩地狱龙的男人,她也要保护到底。

但是进不去学校就有点过分了。

苏很怀疑这个有岩浆怪有地狱龙的世界为什么会有学校,为什么还要上学,看来还是她太年轻。

这样的自己怎么保护得了柔弱的金,苏一度打算回到自己的世界重新学习,争取成为一个全能的魔物。

但是都被金以
“没关系啊,我会就行了。苏只要在我身边就够了。”

苏默默地划掉了一个月回一次家里的计划,重新写上一年回一次。

“对了,苏,我等会介绍我最好的朋友给你!”

“这位是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

苏用自己24k纯金魔物眼表示金口中所谓的最好的朋友完全不是这么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从那听到最好的开始目露期待到朋友出现后一瞬间的灰暗无一不在证明,这个金认为的朋友对金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作为金的魔物苏完全不打算提醒金,实在是金说出最好的朋友那一瞬间浑身上下爆发的光芒,让她无比清楚金是真的把对方当朋友以至于对对方的想法毫无察觉。

再次确定了金的迟钝指数,苏暗自决定好好捍卫金的贞操,誓死不让周围人士打破朋友的界限。

在见到了金最好的朋友后,金指着不远处的某个人说,“看到了吗,那是嘉德罗斯。一个年仅九岁却比我高还全校第一的混蛋。”

苏上下打量正慢吞吞走过来手里拿着棒子的年仅九岁的混蛋,在心里掏出了笔记本在里面记录上回去让金多喝奶。

“渣渣!这是你召出来的使魔,看上去跟你一样弱。”

“不要叫我渣渣!我很强的好吧!还有苏也很强的!”

“哼!也不过如此。”

苏努力把持住自己在金面前留下的温柔态度,同时还有身为高等魔物的尊严,用心的无视着眼前这个年仅九岁的混蛋。

作为高等魔物其实苏还有另一个别称,恋爱侦查器。她可以很容易的看出谁对金有意思,很明显眼前这位喊着别人渣渣其实跟前面那位好朋友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恋爱x金。

但是苏不得不感慨这两位的情商太低,不然怎么会沦落到好朋友跟混蛋的称呼,不是她苏看不起他们,是他们太丢人。

“王子殿下!今天能碰到你实在太好了,这位就是你的使魔吗,确实是位美丽的女性。”

虽然对金的称呼让苏觉得尚不太能接受,但是相比前面两位还是更有礼貌,再次唾弃那两位的情商。混的太差。

“这是安迷修,虽然没马但是据说是最后的骑士,超厉害哒!”

“哪里哪里…”

“但是骑士不是应该去找公主殿下?”

“不…不是…”

“对哦!我还从来没看过安迷修对着别人说过公主殿下w还有点想看啊。”

哎呀,苏用她高等魔物的信誉担保,她完全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只是没回过神一不小心脱口而出,看样子给他们的对话带来了不小的转折。

“唔,我算算啊。已经见过三个人了,好像就剩下雷狮海盗团跟紫堂他们没见过了!走吧走吧,苏。”

苏晃悠悠的跟上金,脑袋里还回味着刚才金吧啦手指的模样,感叹一声金可爱想日。

哦不不不,这种想法不能有,大逆不道。苏再次拿出小本本,记录上回去诵经摘经的计划。

“啊!发现卡米尔,喏,就是那个跟我一样戴帽子的,他做的蛋糕超好吃的!旁边那个拿锤子的是雷狮,学校里的人说他是行走的荷尔蒙,虽然我不太懂。那个个子最高的是佩利,旁边的扫把…啊不是,白色头发的是帕洛斯。”

“诶——我听到了哦。扫把什么的。”

“啊,不是!你听错了!”

“是吗,可是我觉得我耳朵听力不错~”

“薏!”

“好了,别啰嗦那么多。小鬼,使魔不错啊。”

“嗯哼!那是,那可是我召唤出来的!”

“嗯,很厉害。”

“嘿嘿,卡米尔你也这么觉得吧。”金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脸上笑嘻嘻的,骄傲的小表情不要太明显。

“那能打一架吗?”

“蠢狗不要满脑子就知道打架。”

苏看着金一会被撩得炸毛,一会被安抚得哼哼唧唧,突然对这个雷狮海盗团起了三级防备的念头。前面几个也就是二级左右,这种组团撩人的怎么着也得四级,不,五级!

瞧瞧那对话,软硬兼施,再对比全校第一的傲娇,这个攻略等级不能太高。苏再想到那个叫雷狮的行走荷尔蒙称号,还有旁边那位做蛋糕很好吃的。苏在心里拉出金可交往列表默默地划拉掉雷狮海盗团。

这根本不是什么雷狮海盗团分明是四人撩金团。

“啊,紫堂他们不在,那只能下次再介绍啦。苏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怎么样?苏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并打算找个时间做掉他们。

THE END

【all金】他的一日幻想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本篇主双金。

设定(部分):
旧设金包含大量私设,性格不明。
旧设金跟金已经成年,并且是双胞胎。
相对而言比凹凸世界更平和的世界。
秋是旧设金跟金的姐姐,一直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没有消失不见一直都在。
三人共同生活。
三个人住在三房两厅的屋子里,没有任何房间装修。
旧设金学的心理学,有医生执照。
金是糕点师。
金有‘顾客至上’原则,所以旧设金不会平白拒绝客人的点单。
xx医院是存在的。
旧设金跟雷狮是朋友。

可能夹杂黑泥,不能的可以不用往下翻了。

旧设金有个双胞胎弟弟金,长得可爱,性格好,没事喜欢做做蛋糕,最喜欢做的蛋糕是月光慕斯,生气了喜欢嘟嘟囔囔地做蛋糕。

总而言之就是想太阳。

不过这是个秘密,可不能给金知道。

哦他还有个姐姐,长得一般,性格火爆,生气起来像母恐龙。

这也是个秘密,说了就不能见到金了。

现在他和金经营了一家蛋糕店,平时客人不多,不过没关系。因为一单价格,可以养家里人很久。这是对当时情况而言。

后来经过金不懈努力成功让蛋糕店出新品的价格都比较经济实惠,所以客人瞬间暴涨。导致他跟金相处时间直线缩短,难以置信,这个时候旧设金很怀疑当时的自己是怎么了?

虽然每次回忆都觉得心口中了一箭,但是还是后悔,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金那么可爱,难以抵御也是很正常的。

最起码他跟金回去以后还能睡同个房间,洗一个浴盆的澡。比旁边那几个不要脸的好多了。

旧设金一遍帮着面前的客人点单,一遍留意金那边的情况,生怕出了点意外,让他难以接受的意外。

以前的时候旧设金对于这家蛋糕店早开晚开其实没什么所谓,过了一段时间,他觉得非常有问题。如果可以他甚至不想开了,反正他可以养活金,实在不行还有姐姐。

他是半点不想让一群觊觎自己金的家伙成天出现在蛋糕店里,这严重影响了店里的秩序,也影响了他和金交流感情。都不知道他们哪来的不要脸,出现就出现有的时候还组团?这也就算了,每次他一跟金加深感情,就被他们打断。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分明就是故意的,仗着自己是客人,仗着金对客人的容忍,愈发放肆。真的是不出招,就当他是病猫,不存在的是吗?

现在又当着他的面亲亲我我,当他死了?

“金,你过来下。”
看着金一脸疑惑的走过来,旧设金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就带往厨房,还不忘用眼神示意其他的工作人员好好服务。

“怎么了呀,突然叫我过来?”

旧设金松开手注意到金手腕上被他捏红了,轻轻的帮对方揉着手腕发红的位置,垂着眼睑,语气低沉,“不是说了不要那么靠近吗?还有都招了服务员了,为什么还要去亲自服务?”说完带着点委屈的抬眸。

“啊…这个啊,因为你看,蛋糕什么的一般都是提前做好的。要做的就是打包还有端盘,至于那种现做的单子都挺少的。所以不就闲的没事,而且之前跟雷狮他们点单一直都是我,再加上他们也特意说要我,我又没事干,就…”金有些慌慌张张的挣开被旧设金握着的手,挥了两下,“但是我有好好的听话哦!没有让他们碰我除了手肘以下的手部哦!”

旧设金看着金一脸骄傲的小模样,也不打算戳穿其实那几位早就碰到你其他部位了,只是你没注意到而已。只不过这种事自己知道就好了,毕竟金摆出这幅样子明显是等待夸奖,同时对他来说就是占便宜的好机会。

伸手揉了揉对方蓬松柔软的头发,再在脸蛋上亲亲落下一吻,在脸颊上停留的时间微长就为了抬眼看清对方的表情,然而入目的是对方欣然接受的淡定。不由在心里叹气,果然还是太迟钝了。又伸出手在对方粉色的下唇上一摁,在金惊讶的要出声前说道,“好了,出去吧。估计有客人等急了。”

“啊!都是旧设的错啦!”
金顾不上旧设金刚才奇怪的举动,以顾客至上为准的他来说,让顾客等急了显然是更重要的事,便急匆匆的往外跑去。

自然也看不到身后站在原地的旧设金眼神晦暗。

好在旧设金的自我调节能力一向是不错的,不然也不可能忍到现在,很快就整理好心情走回外面。毫不意外的看到几位于他而言算得上情敌的家伙充满警告的眼神,不过如果因为这样就退缩了,也就不会有厨房里的事了。

他只是眯眼一笑,跟金同样相貌的脸庞上海洋色的双眸染上几分挑衅,他一点不怕被金看到。因为对方看到可能也以为自己在对着客人笑,心里指不定多欣慰,大概还想着一直以来面对客人都是面无表情的他居然开窍了。

对此旧设金觉得应该是金迟钝属性里唯一的好处,不然他完全不想在面对情敌的时候还摆出面对路人的表情,这对他多少是困难了点。

>>>

该死!

如果可以旧设金是不想这么说的,前提是那个紫头发的王八蛋右手可以放在它应该放的位位置,而不是搭拉在他金的腰上。旧设金随意的扔掉手里揉成一团的点餐单,走到金的旁边,用力的握住放在金腰上那多余的东西,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能不能请你放开那搭在我金身上多余的爪子,雷狮?不胜感激。”

“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这个当哥哥的管的也太多了吧,小鬼都没说话你反应倒是挺大。”雷狮紫色的眼睛左右打量着眼前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完全不同的家伙,又看了眼用力握着他手的家伙,像是发现什么般的嗤笑一声,“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啊。”
说完雷狮松开了放在金身上得手,仿佛是在怜悯什么。

对于雷狮的举动,旧设金抽抽嘴角连刚才公式化的微笑也不愿意保持了,从口袋里抽出手帕仔仔细细的擦拭刚才碰到雷狮的手,不在意的道,“与你无关。”旧设金说完一愣,接着随手将手帕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拍拍手带着些许恶意的对对方微笑,也不顾雷狮的神色揉了两把金的头发回到之前站的地方。

“‘是吗,毕竟我说了你们就彻底没机会了。’不觉得这才是你会说的吗。”
身后雷狮的话让旧设金顿了顿脚步,随即像是什么都没听见走到点单台,还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按理说店里也有钟他根本不需要带怀表,但是他总感觉看怀表会更能安心。

“你好,我想要点月光慕斯,今天可以点吗?”客人指着手里的单子问道,要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了,结果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以,但是他还不打算放弃,万一呢。

旧设金低头看了眼单上的月光慕斯的图片,微微勾起唇角,“很抱歉,不可以。”

>>>

“呜哇!下班啦,我今天买了咖喱,晚上吃咖喱顿饭好不啦?”
旧设金想了想咖喱顿饭好久没吃了,便点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眼时间决定先去洗个澡。

“我先去洗澡。”旧设金一边将手机放在桌上,一边解着脖子上的领带,顺手将衬衫的扣子解开两三个就听见金的声音,“啊!又在客厅脱衣服!说过多少次了,要进去浴室脱啦!”说完还推着他到浴室去,还关上了门。

旧设金看了眼镜子里扣子堪堪解开两个勉强算是衣衫整齐的自己,严重的怀疑是不是之前在客厅脱衣服给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但是那次真的是个失误。

他急着出去,本来换好的裤子一不小心弄湿了,看到一旁有一条昨天没收进去的裤子,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脱了就换起来了。因为这时候金不在家,所以换起来也不存在不好意思,哪知道金突然回来了,裤子穿到一半对方就把门打开了。刚好客厅又是面对大门,当时金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估计如果不是他是他的哥哥,分分钟金都能喊出变态出来。

然后不知道怎么了就给金奠下了哥哥喜欢在大厅换衣服的印象,以至于只要他在客厅解了个扣子,撤了下领带,对方都能以为他要当着他的面换衣服。

偏偏怎么解释都没用,
“叩叩”
“衣服我放在门口了哦,旧设你等会自己出来拿。”
“嗯。”

金放下手里的衣服走到厨房就听到旧设金的手机响了,想了想要不先帮旧设金接起来跟对方说机主在洗澡,等会再打过来。
这么想着擦了擦手接起了电话,
“喂,您好。是旧设金先生吗?您预约的xx医院的心理医生柏,将于后天下午两点与您在医院见面。”

……

诶?

金笑笑觉得可能是自己听岔了,这时旧设金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金正僵硬着接电话,像是想到什么几个跨步拿过手机,“喂,你好。对,是我。嗯,好,好的,我会准时的。再见。”

“你要去看心理医生?为什么,你自己不是学的心理学吗?前几年也拿到医生执照了,为什么还要去看?你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怎么了?你也不跟我说?!”
金一连串的问题打的旧设金一时发懵,不由得后悔早知道就把手机带进浴室里了,不然金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件事。

旧设金伸出手带着点安抚意味的揉揉对方的脑袋,迅速的在脑子里编出了借口,“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其实是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有个心理医生的朋友吗,很久不见了,这次想见个面。但是也跟你说过那家伙特爱钱,根本不可能愿意请假出来见面,所以干脆就用预约他这样的方式来见面。这样他也不用请假,不过见面的两个钟的钱是他自己出就对了。”

为了表示事情的可靠性旧设金连忙从手机里翻出几天前的聊天记录递给了金,这时候才感叹还好真的有这么个朋友,看到金勉强放下心来的神情,心里呼了口气。
“没骗我?”金虽然是放下部分心,还是存着点犹疑的。

旧设金一看如果让金将那点犹疑扩大,后面就不好收拾了,“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次就相信你好了,帮忙擦下桌子,我去拿碗筷。”

“好,好。”

旧设金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看着金摆好两副碗筷,默默地夸着自己贤惠的金,再次坚定金世界第一可爱的想法,顺便掏出口袋里的怀表。

“啊,又在看那块怀表,家里不是有钟吗?”

“呀,习惯性。”

>>>

“我回来了。”
旧设金将手里的怀表放到鞋柜上,注意到金刚刚挂了电话,“怎么了?谁?”

“没什么,紫堂家里不是装修吗,所以问我可不可以住在我家一天。不过我说家里只有两间屋子,有一间屋子还在装修拒绝了。不过如果不是那间屋子在装修,还真想同意,这可是第一次朋友要到家里来住呢!”

“是吗。没关系,等装修好以后,再叫他来也不迟。”

“哦!嘿嘿,到时候我要将家里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

“骗子!我查了根本就没有那家医院!”

旧设金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因为没有拉窗帘,房间显得幽暗。他就这样看着金一脸生气的对他喊道,不知怎的不想解释什么。或许是因为房间昏暗还是什么的原因,金的身体似乎有一瞬间的扭曲,身后的背景仿佛在晃动般。

他觉得有什么不对了…

“你说啊!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金的面容声音都变得模糊起来。

“什么都不说,逞什么英雄?!你就是个懦夫!”
‘金’的面容逐渐清晰,头发似乎变长了,声音也变得女性化,‘他’拿起了桌上的怀表…

旧设金站了起来,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不能让她碰,那是x死前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了!

>>>

“嗬!”

“什么啊…是梦啊…”

THE END

问题:
1.开头设定已说旧设金不会平白拒绝客人点单,文章开头已说金擅长做月光慕斯。那么为什么旧设金会说月光慕斯不可以做,并且没有回答客人的时间问题,不是今天不可以,而是不可以。

2.雷狮在问‘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后旧设金回答‘与你无关’之后旧设金为什么说完一愣?并且后面那句雷狮说出的认为旧设金会说的话,为什么旧设金脚步会一顿。再者两个回答是不是感觉上像是两个问题?
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
与你无关。
你不会还没…那还真是可怜。
是吗,毕竟我说了以后你们就彻底没机会了。
再结合当时的情景去看上述两种回答方式。

3.开头设定旧设金自己学过心理学,并且有医生执照,为什么还要去找别的心理医生来看?并且那位心理医生的名字柏,花语是死亡、阴影。以及后文为什么说根本查不到那家医院,开头设定已经说有那家医院。

4.开头设定秋没有消失不见一直都在指的是有跟旧设金、金一起生活。并且设定也说了是三人一起生活,但是金只拿了两副碗筷,既然一起生活为什么只有两副?是秋刚好不在,还是根本就没有,不管哪个都跟开头设定冲突。

5.开头设定说了三房两厅没有装修,那么为什么金跟紫堂幻打电话说只有两间,有一间还在装修?

6.文中为何多次出现怀表?

设定(全部):
旧设金包含大量私设,性格不明。
旧设金跟金已经成年,并且是双胞胎。
相对而言比凹凸世界更平和的世界。
秋是旧设金跟金的姐姐,一直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没有消失不见一直都在。
三人共同生活。
三个人住在三房两厅的屋子里,没有任何房间装修。
旧设金学的心理学,有医生执照。
金是糕点师。
金有‘顾客至上’原则,所以旧设金不会平白拒绝客人的点单。
xx医院是存在的。
文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催眠后的梦。
怀表是媒介。
旧设金跟雷狮是朋友。

金已经死亡。
他的房间被彻底封存,相当于不存在那个房间。

金死亡之后,只有旧设金最先知道后来告诉那几位。因为秋当时不在,所以旧设金希望那几位不要告诉秋。

等抓住凶手后,旧设金才真正告诉隐约察觉的秋,金已经死亡的讯息。
接着发生的就是文中最后一部分,除去拿怀表以外。

xx医院存在但是是在金死后,旧设金已经不能依靠市面上的心理医生安抚自己,才转而到黑暗里的心理医生求助。自然已经死了的金当然查不到这家医院。

雷狮跟旧设金是朋友能察觉到旧设金已经疯了,在葬礼最后提醒过对方,所以才会有那两种对话。

旧设金的房间也有金的痕迹所以对他来说相当于也被封存了,只不过总有一天要打开所以是在文中处于装修。
两个房间都不开启,所以梦中他们其实睡得是秋的房间。

金只拿了两副碗筷因为那段时间秋不在,所以怎么可能会有第三副。

从问题开始到这算是一个结局。

设定是全文的。只不过认为放在那里相对更好。

关于我为什么没有把金死亡放在设定里是,因为我觉得梦里什么都可能发生。
哪怕有那些相对设定而言属于bug的存在。
比如说为什么催眠自己,换一个原因来说有各种可能,例如比较扯淡的:可能是因为实验自己的能力为了之后工作,毕竟已经说了拥有医生执照了,也有可能因为其他原因。
那么原因不同结局不同,那么还能有上述的BE?
最后。
其实一开始是决定了就是甜甜的结果后来变成了刀发底,但是转念一想也没有啊,梦跟现实谁能分清。谁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
所以最后决定就是开放式结局。至于上面那个大幅度写的是我既定的本篇二结局,因为说了本来打算是甜的。

数位板的数据线坏了,只能先用指绘。
等数据线到了后再画过。
画风变异。
图片有的需要上下滑动。
不喜勿喷,就这样。
基本就是旧设金人生赢家的故事。
最后1p为原图。

【all金】那个别的世界的旧设金 一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设定:

旧设金视觉。

事实上含大量私设性格,有点恶劣。

旧设金跟金绑定,不能离超过一米半。

旧设金跟自己世界的竹马友谊向。

凹凸大赛转凹凸学院。

相对平和的世界。

还是有前十等。

旧设金觉得自己今天有点懵逼,一觉醒来发现旁边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毛一样的人躺在身边,难道是谁的恶作剧吗。

但是据他身边的人好像没有这么恶趣味的。

哎呀呀,还真是麻烦了呢。

“呜哇!!!”

吓了一跳的样子真可爱。

虽然是一模一样的脸。

紧紧抱住被子一副要被侵犯的样子也好可爱。

旧设金忍不住伸手掐了两把对方的脸,脸上惊恐更加明显了。

明明是同一张脸,为什么感觉就是有种不同的可爱,大约是自己从来没有表现这种表情?

“你,你谁啊!为什么在这里!”金抱住被子往墙角缩去,还不忘打量眼前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虽然看神情绝对不是同样的另一个自己。

看着对方缩到墙角也不想提醒他这样其实更危险,慢慢的挪到金的面前,一把将右手撑在他左侧的墙壁上,手拍在墙壁上发出“啪”的声音。

“诶,没人告诉你靠到墙角更危险吗?”说完旧设金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轻轻挑起旁边的一缕发,顺势嗅了嗅,金桔味。

还挺香的。

“金?”

门外传来里屋两人都很熟悉的人的声音。

金瞬间激动的把头往旁边撇,扯开嗓子喊,“格瑞!格瑞你快进来!”

旧设金也不阻拦,由着他喊人,反正他也正好要看看这里的格瑞是哪里的。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金,估计是另一个不同的自己。但是一个世界不可能有两个自己,那就有可能其中一个不是这里的金。那么总该有个人来验证一下,谁不是这里的金。

打开门进来是熟悉的芦荟头,同样的脸上面无表情,但是瞳孔中一闪而过的惊讶防备,旧设金看的一清二楚。
有点像,但感觉还是有点不一样。

“金?”

格瑞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眼前两个金,他也不知道一个晚上过了自己青梅竹马弄出了什么,居然多了一个。不过可以肯定那个撑在自家竹马身边的不是自己认识的金。
旧设金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知道眼前的人的谨慎也不在意,多少看得出是对他的戒备,那么可以确定他大概才是多余的金。

都说是竹马还真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还真是不得了啊。

至于刚才的姿势,他相信不单单是因为这样认出来的。

说起来他还是有点想吓一下这个世界的格瑞来着,可惜了。

“介绍一下,我是别的世界的金,你们可以叫我旧设金。”旧设金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一下有点皱褶的衣服,随手理了理头发,对着床上门边的人顺说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格瑞站在门边警惕的注视着那边自说自话的人,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却没有惊动他或者金的人,他可是抱有十足的警惕。

特别是他刚才撑在金的身旁的动作,有点不由自主的想到学校里的雷狮,虽然那家伙真偷偷的来他家他肯定能发现。

旧设金看对方那警惕的样子摊摊手,叹口气,“哎呀呀,就算你这么说,我说的也是实话呀。你不相信也没办法。”

既然对方对于他那么紧张,他何必自讨没趣呢。

作势要走,结果没走几步,发现走不动了。再努力的走几步,刷的一下就被什么东西扯到了,一下就回到了床上金的身边。

这应该说什么,命运的红线将你我牵在一起吗。

转头看一脸惊讶的金,看来他也没想到,碰碰他的手臂,“不如你下去走一遍?”

金看了看旧设金,又看了看门边的格瑞,看他点头后,才一溜烟的下去。好像后面有洪荒野兽在追他似的。

以为他是做戏吗,旧设金摆出好整以暇的样子左手撑脸,看着另一个自己哒哒哒的跑下去然后又被扯回来,接着再哒哒哒的跑过去再被扯回来,一连三次。

可能是累了,也就不再尝试了。不过好像有点误会了,一脸生气的鼓起腮帮子,“喂!你干了什么,为什么我都不能去格瑞那里了。”

well~

看看站在门边现在已经走到床边来的格瑞,有点危险呢。

可惜。

“呀,我可不知道。毕竟你刚才也看了吧,我想走,但是也被扯回来了。可能我们不能离得太远了?强行绑定,嗯?”旧设金笑眯眯的完全看不出有一点烦恼的样子,反而感觉乐在其中。

事实上他也确实乐再期中,毕竟不是谁都能看到另一个自己,虽然性格不太一样。不过这才叫另一个自己不是?

最重要的是性格很惹他喜欢呐,如果自己世界那边的格瑞看到了,可能会忍不住欺负他吧。

只可惜,那边世界的金是他。

不过这么可爱的自己还真有点想带回去,最好是能一辈子养在身边。

TBC

【all金】看那打算改白的楼主最后歪了楼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不是母牛,没法高产,如果高产,绝对真爱。

设定:

凹凸大赛转变为凹凸学校。

有前十这些排名,但是不涉及生命危险。

相对平和的世界。

 

1楼 楼主

楼主打算去告白了。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是目测成功的几率就跟我能进凹凸前十一样。

2楼

沙发。

3楼

楼上好手速,佩服。

4楼

搬个板凳,你们先继续。

5楼

吃瓜群众表示请开始你的表演。

6楼

你们这些重点错的,很好奇告白对象。

7楼 楼主

不用好奇,其实我觉得你们都知道,但是我就是不说。

反正你们知道他是天使就够了。

8楼

噫,楼主你这样不配合。很难让我们看下去啊。

9楼

关注点——他。

10楼

打开楼主的主页,男。

好的,怪不得盖里盖气的。

11楼

了不得了不得。

凹凸是专门生产基佬吗。

12楼

你仿佛知道了真想。

强行微笑.JPG

13楼

别说,还真的是。

想想前十都多少个了。

14楼

算了算了,谈什么前十大佬。

说得好像不在前十就不是一样。

想想某个骑月亮的,他说什么了吗。

15楼

Emmm这就很尴尬了。

16楼

感觉14楼把天给聊死了,稳住。

17楼

难道重点不是前十大佬弯的对象?

18楼 楼主

哦,那是我要告白的人。

19楼

???

20楼

那你不是要完。

21楼

何苦折磨,你这不是互相伤害,这是自作孽啊。

22楼

楼主怕不是个傻子。

23楼

居然敢喜欢大佬喜欢的人,还告白,楼主我敬你是条汉子明年的今天我给你烧香。

24楼

楼上可拉倒吧。说得好像你活得到那个时候一样。

25楼

为什么你们仿佛都坚定了楼主失败。

难道楼主喜欢的人那么666?

26楼

楼上莫不是个萌新。

想我凹凸大赛谁不知道大佬喜欢的人。

27楼

是啊,不仅仅是男的,还是同一个人呢。

28楼

一时之间陷入沉默。

何等强悍的魅力。

29楼

其实我觉得他就像个汤姆苏。

Mmp

真鸡儿可爱。

30楼

看到楼上第一句话还以为楼上要骂人了,结果还是我太天真?

31楼

楼上你何止天真,真以为大佬不看这个?

更何况那人那么可爱,骂你我都不舍得骂他。

32楼

说到底到底是谁?

33楼

让我为萌新解惑。

前十大佬共同喜欢一只小金毛。

蓝汪汪的眼睛,看他的眼睛你就看到了整个世界x

天知道当初看到他从上面摔下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哪来的傻子。

现在想想我才是个傻子,多好的机会,就应该冲上去求拍合照。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人家身边一个召唤师,一个新人杀手。

为大佬恶势力低头.JPG

最重要的是他和排名第二的格瑞居然是青梅竹马,真是没有想到。

第一天来就得到了排名第一的嘉德罗斯的“渣渣”爱称x

后来又遇到了自称最后的骑士的家伙,成功使对方进化成痴汉。

接着又遇到了雷狮海盗团,据说引起了内战?

再然后就是跟丹尼尔大佬有关系。

啥关系我会说吗?呵。

当然了还有凯里大佬以及某召唤师。

总而言之就是萌新征服凹凸大赛。

:)最后我想说一句:金贼鸡儿可爱,想日。

33楼

垃圾楼上就只能想。

没看到前十都没一个日到的吗。

34楼

不得不说看了以后我就服了,真·汤姆苏。

35楼

没事,到现在金都以为他们都是我朋友。

然而,他们其实都想上金。

36楼

俗称#我把你们当朋友,你们却想上我#

37楼

听说最近金打开了新的世界的大门。

38楼

没错!

金吃起了...雷安、格嘉还有其他的。

但是唯独没有看自己的。

39楼

肯定是害怕自己一夜之间打开新的大门。

其实我比较在意那些写了这些的大佬,他们还好吗。

40楼

其实我更心疼金,既然传出来了,前十的那几位还有其他的肯定也知道了。

啧啧,想想他们知道后的表情,我今天就多点了两碗饭。

41楼

+1

相当配饭。

42楼

Hhhh

我就说之前看到金看第一第二打架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继续交流感情,我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立刻颠颠的抛到一边撑着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那一瞬间我感觉俩大佬都蒙了,明明是为了他打架,结果却被一位是在交流感情。

金大约是知道“打是亲骂是爱。”

43楼

噫,怀疑大佬的心情。

44楼

对对对。

还有一次我路过,刚好听见金问雷狮,“你觉得安迷修怎么样?”

雷狮说,“哈,你觉得呢。”

然后金就露出,恍然大悟.JPG

接着蹬蹬蹬的走了,雷狮一脸迷茫,心里可能想着金就为了一句话特地跑来问他。

然而我觉得就是这句话奠定了金接着吃雷安。

45楼

雷狮: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46楼

这种我喜欢你你却以为我喜欢他的剧情是怎么回事。

金果然是人才。

47楼

所以才老可爱了。

48楼

讲真金的后援团那叫一个大。

瑟瑟发抖。

如果金以后去当偶像了肯定是红了半边天的那种。

49楼

重点不是真的当了偶像以后,前十的大佬穿着痛衣,拿着打call棒疯狂为金打call?

50楼

我曹,hhh

这什么画面感。

然后格瑞的身边摆着一瓶奶,累了喝一口。提神醒脑?

51楼

雷狮头戴‘我爱金’手拿打call棒,旁边摆着雷神之锤?

52楼

卡米尔手拿打call棒,旁边还摆了一盒给金的蛋糕?

53楼

帕洛斯...emmm一脸端庄?

54楼

佩利,佩利赤裸上身不让进?

55楼

楼上佩利什么鬼,突然心疼。

所有人都进了只有我系列。

56楼

抱住佩利不哭,拿着金的抱枕就往佩利怀里塞。

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天真。

金的抱枕是我的。

57楼

害怕。

然而重点是安迷修遇到恶党,那瞬间,两人都握着打call棒,互相对视。

画面太美,不敢多想。

58楼

想想哪天真的实现了,最佳位置一横排全是前十大佬,想想都有点窒息。

59楼

话说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隔壁也是这样讨论大佬和金,大佬居然出现了。

这里都五十多楼还没有大佬出现。

60楼

大佬不屑于此。

61楼

没有大佬才好,不然怎么放肆的交流。

我一点都不想大佬来了以后看Ip地址,然后明天找我出去来一场架。

本来生活就很困难了,还再给我一个住院费,我这个月就不用吃饭了。

62楼

话说你们有没发现前段时间金很少出现啦?

然后前十大佬好像隔几天手里就抱着一只虎皮猫。

63楼

啊,有幸看到格瑞大佬。

那只虎皮猫感觉还是幼崽来的,小小一团,猫在大佬的手上。

敲可爱,想养,没钱。

在这个养自己都困难的地方待着,我已经是废狗了。

64楼

我也看到过,不过不是格瑞大佬。

是嘉德罗斯大佬身边。

当时大佬坐在岩石上,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估计又是什么中二病的思想。

然后那虎皮猫伸着爪子在岩石上伸懒腰,兴趣来了就翻过身蹭蹭岩石,时不时的用脚刮骚耳背。

后来也不知怎的就伸了只爪放在嘉德罗斯的大腿上,看他没什么反应,干脆整只猫都躺了上去。

嘉德罗斯也没说什么,只是狠狠的撸了两把猫毛,觉得舒服了还摸多了几次。

虎皮猫被摸多了就不耐烦的拍开对方的手,嘉德罗斯好像说了什么,但是因为太远了所以没听清。

但是就是觉得画面美好。

不过后来格瑞大佬来了!

看清楚了。

看我后面打的字。

格瑞大佬跟嘉德罗斯说了什么,嘉德罗斯好像没同意,两个人都掏出自己的武器决定干一架的时候!

虎皮猫走了...

这个时候,星月凯里大佬出现了...

一把捞起虎皮猫就是百米冲刺。

并没有,星月大佬有月亮,直接就是抱起虎皮猫百米飞翔。

哎哟,俩大佬的表情,啧。

就问一句,难不难过?

65楼

服气服气,大佬就是大佬,养的猫都是这么与众不同。

还有为什么养猫就算了,还是同一款虎皮猫。

66楼

说明很可能是同一只。

再加上这段时间金没怎么出现。

67楼

这个时候我庆幸大佬没有看这个,不然总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会被灭口。

68楼 你星月大佬

诶~

那还真是可惜了。

69楼

......

70楼

这个...

71楼

诶诶诶。

我刚才在甜品店,看到金和卡米尔大佬在吃东西。

金那一脸满足的表情,身边都可以飘花花了。

特别是卡米尔一旁那宠溺的眼神,啧!

了不得,无形撩妹,可惜撩不到正主。

72楼

楼上啊...你怕不是个傻子。

73楼 牛奶使我快乐

......

74楼 我一锤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

75楼 才不是假的螺丝。

渣渣就是渣渣。

76楼 甜点控

大哥,你别来了,我和金已经走了。

77楼 我一锤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突然发现你跟我已经很久没有深切交流。

.

.

.

125楼

啧啧,美色害人。

还有到底是怎样才能让楼歪成这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