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son spring

大约是日向厨,创厨,优厨。
革命机,闪电十一人,食戟之灵,弹丸2,炽天使。
↑大爱。
米优赛高!
这辈子都死在了冷。
艾晴,狛日,all创真,all火,黄青。
upupup!
百合控,颜控,手控,锁骨控。

闲的没事刷了下关于毒液里面cp tag
发现埃卡150我真的哭死算了噫呜呜。

【卡埃/微毒埃/微暴埃】某总裁和共生体(上)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设定:

Eddie是共生体,区别开共生体为Eddie,人为埃迪.

共生体Eddie三观不要用人的来看待。

Eddie可以寄生死物,无法了解宿主的记忆,只能感知些微感情,无法拟人

跟毒液是朋友。

含微量双埃(啧,该死的甜美。

 

 

 

卡尔顿·德雷克一直对宇宙中的神奇生物抱有些许敬畏和兴趣,直到遇到了名为埃迪的共生体。

 

1

卡尔顿自从第一次火箭发射成功后拥有了数个宇宙生物,非常值得高兴。

 

2

经过多次实验后,虽然无法生存在有氧环境,但是与物结合后可以和被结合生物共同生存,值得高兴的重大发现。

 

3

卡尔顿·德雷克开启了第一次的人体试验。

 

4

其实卡尔顿·德雷克在自己的办公室放着一只宇宙生物。

一只与其他宇宙生物不同的模样但是却有类似体质的共生体。

 

5

它看上去柔软的娇小的不像它其他的同类,就像幼时身边的人看的动画片里的史莱姆一样。

 

6

卡尔顿觉得这只共生体乖顺极了,很少翻动自己柔软的身体,一般情况都安静的待着。

这样很好,没有多余的危险,可以让卡尔顿继续说服自己放在办公室里。

 

7

人体试验的进展很不顺利,卡尔顿开始思考到底是为什么。最后得出人类的构造不值一提。

 

8

卡尔顿遇到了一个像他桌面上的共生体一样乖顺怯弱的人——埃迪·布洛克。

 

9

是的。卡尔顿·德雷克从不否认自己桌上那团生物乖顺的怯弱。

过度的乖顺就等于怯弱。

 

10

OK

卡尔顿现在稍微有了点改变,瞧瞧这个不知怎么从容器里出来的共生体,肆无忌惮的冲向他寄生他。

或许它没有想象中的软弱。

 

11

“HI I’m Eddie”

 

12

卡尔顿·德雷克看着肩膀上冒出来的黑色长角的小脑袋陷入沉默,良久才伸出手指触碰它,最后发现却是如同果冻般的质地。

 

“HI I’m Carlton Block”

 

13

“哦!Great~”

“我是埃迪,我还是个幼生体,不过很快就可以长成其他共生体的样子了。”

“我有个Boss——暴乱,好个好朋友——毒液。”

“我非常喜欢毒液,虽然大家都说他是个Loser……但是我很喜欢他!”

 

14

过于吵闹。

卡尔顿·德雷克对这个所谓的幼生体的第一感官。

 

15

卡尔顿通过对方无时无刻的吹毒液中了解到了些许他们这个族群的信息。

怕火,怕部分赫兹的声波。

 

16

卡尔顿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自己身上的黑团子的名字如此不一样。

 

17

询问过后得到了不知道的答案。

 

18

也是,这么一个成天就知道吃爆米花的蠢团子能知道什么。

 

19

还有吹毒液。

 

20

卡尔顿无比的庆幸自己不易变胖的体质,不然身体里这个共生体太过不知节制。

 

21

Eddie很少偷吃,主要因为卡尔顿·德雷克生气的时候一张漂亮脸蛋冷冰冰的,还有也不原因跟他说话。

毕竟以前有毒液,除了虚弱的时候、饿的时候,都会好好跟他说话。

 

22

Eddie知道自己的宿主想要改变世界的野望,对此秉持着随意的想法。只要卡尔顿开心就好了。

谁让他是给自己爆米花的人呢。

 

23

卡尔顿的生活还是照常,直到最近名叫埃迪·布洛克的家伙带走了他的共生体。

 

24

很好,现在加多了一项。

Eddie开始变得沉默寡言。

 

25

卡尔顿·德雷克对自己的共生体生气的理由不明所以,特别是当他说待会埃迪·布洛克时达到了顶峰。

 

26

“卡尔顿很想要埃迪·布洛克?”

“Yes.”绝佳的实验品。

 

27

卡尔顿·德雷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宝贵的寄生体不见了。不管怎么叫唤也没有一丝回应。

 

28

在做了超声波后发现自己的共生体真的跑了。

卡尔顿冷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看着监控记录,看着那个柔软的团子一蹦一跳的窜到警察的手表上。Huh真是有意思。

 

29

卡尔顿叫来了那个保安,并得知对方的手表不知为何不见了后,怒气值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30

多日的实验不顺、身边的人背叛、共生体被盗,还有自己养着一段时间的共生体说跑就跑。一项项加起来无一不是在卡尔顿生气的边缘试探。

 

31

卡尔顿决定把自己的寄生体带回来后调教一番,比如不要到处乱寄生,比如不要到处乱跑。

 

32

Eddie拥有跟其他同伴不一样的能力,却也因此失去了别的能力。他只能感知宿主部分的情绪变化,他很多东西不是能从宿主的记忆里知道,他也不像其他同伴一样对吃脑袋有着不一样的快乐。他就像个异类。

是卡尔顿·德雷克接受了他,虽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但也足够令他快乐。

 

33

Eddie在屏幕上再次见到了毒液,还有那个叫埃迪·布洛克的记者。不可否认他们似乎契合得不错。他为此感到高兴。

唯一令他不是很高兴的是,自己的宿主卡尔顿不知为何对这个记者总能情绪变化的激烈。

 

34

Eddie晃动着自己柔软的身体进入了新的被寄生体,带着点气呼呼还有点期待,等着卡尔顿来找他。

 

35

很好,Eddie在一个人的戒指里气成河豚。他的卡尔顿没有来找他,令共生体生气。

 

36

Eddie发誓绝对不是担心卡尔顿才来的大楼。

 

37

不得不说埃迪·布洛克的身体真的非常舒服,Eddie在把一部分身体放进小记者里面后明白为什么毒液会这么喜欢他了。

 

38

是他他也喜欢。

 

39

不是说卡尔顿的身体不舒服,单纯是更加喜欢柔软、温暖的而已。

卡尔顿的身体相对强健、冰冷,可以说是两种不同的体验了。

 

40

Eddie在外面四处游荡的日子里碰到了毒液还有埃迪,他们互相打了招呼,这很好。毒液非常喜欢小记者,也有替小记者着想身体,虽然小记者不知道还强行把毒液弄了出来。

看着那一幕的时候,Eddie想起了之前看的电视剧,这大概就是棒打鸳鸯了吧。

 

41

还是卡尔顿好,最起码肯定不会让他受这种苦。

 

42

至于为什么会在埃迪的身体里,纯属替毒液看好自己的宿主。考虑到卡尔顿可能有点洁癖,Eddie只把自己的一部分放进去了,到时候可以拿出来丢掉。这也是与众不同之一。

 

43

如果不是还有卡尔顿,Eddie或许会选择埃迪·布洛克,当然还有个前提——没有毒液。

 

44

Eddie后悔了。他就应该整个都进到埃迪体内。

 

45

看看他时日不见的宿主身体里面居然是自己的首领。

 

46

Oh 不得不说首领突然出现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吓寄生体。Eddie安抚的揉揉小记者紧绷的后背,瞧给他吓得。

 

47

“wow 这不是Eddie吗。”

 

48

SHit

 

49

Eddie无比希望首领是开玩笑的叫着他。

 

50

就不应该伸出小触手。

 

51

“嘿,我一直都在这不是吗。哈。”埃迪·布洛克很清楚其实是在说身上的另一个寄生体,但是一想到那史莱姆样的团子形状顿时觉得一旦暴露估计就被那个丑东西吞得渣都不剩了。

再加上还是毒液的好朋友,当然或许还有点护身符的作用。

所以怎么着都不能被发现。

 

52

暴乱伸出头绕着埃迪·布洛克转了转,“Hurr Eddie你还打算在里面呆着吗,你的好朋友毒液呢。”

 

53

卡尔顿·德雷克看着颤巍巍的露出一点小脑袋的共生体,露出冷笑。

 

54

Eddie现在感觉就像面对送命题,不出来暴乱肯定得动嘴,出来就是组合双打。

 

55

“毒液可不是我的朋友,只能说是寄生虫。”

“shut up!”暴乱张开不满獠牙的嘴巴,凶翳的再次开口,“Eddie你应该很清楚再不出来要面临什么。”

 

56

最终毫不意外地Eddie打算出来面对组合双打。

 

57

谁让BOSS都威胁到这种地步,再不出来小记者可能就见不到毒液了。

 

58

“出来,不然我现在就带你去体验超声波。”卡尔顿·德雷克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团黑色的共生体冷静的说道。

 

59

“没有人能被……OKOK……”说着Eddie用柔软的身体蹭了蹭小记者的脸,默默的钻进伸到面前的手上的戒指,心里感叹不愧是被他跟首领看上的人如此有魄力。

怂是不可能承认怂的。

 

60

Eddie在最后留了一点小小的触手在埃迪体内,生怕等会毒液赶不上。

 

61

暴乱作为首领熟悉的同族,除了下属,后来多了Eddie。

 

62

暴乱不满意Eddie的身体,太过柔软。

 

63

在母星的时候,Eddie过于柔软的身体导致攻击力完全不及周围的兄弟们。所幸有毒液的投喂,还是时不时暴乱的投喂。

 

64

Eddie记不清到底是怎么认识首领的,只依稀记得首领时不时会带着点食物来。后来次数多了也就渐渐习惯。

 

65

虽然每次都是气凶凶的来,其实意外的友好,这是Eddie的想法。

 

66

Eddie乖巧的露出脑袋看着正襟危坐的前任宿主,露出一颗大脑袋的首领。

毕竟谁还不是个会看脸色的共生体呢。

 

67

“看样子你在外面玩得挺开心的。”

 

68

Eddie面对第二次送命题陷入沉默。

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卡尔顿这么喜欢问这种问题。

 

69

秉持着讨好的态度,Eddie谨慎的开口,“挺……挺好的。不过在卡尔顿这里也挺好的!”

 

70

真TM不会说话。

 

71

“是吗,那就继续在戒指里呆着吧。”

 

72

啊,卡尔顿发出魔鬼的声音。

 

73

Eddie小声bb:“明明卡尔顿也有错。”

 

74

“哦?”

 

 

TBC

 

 

 

 

 

 

共生体埃迪真好,随身携带。拟人是不可能拟人,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不然就失去了这样设定的意义。

再说又不是共生体状态就不能爽。

以及为什么设定埃迪可以寄生死物,我感觉卡尔顿有洁癖,所以。

共生体埃迪的ooc有点重,抽根烟冷静下。

 

 

话说毒埃也可以双共生体,啧,或者双共生体+埃迪,爽爆了好吗。合法3p。

顺便如果寄生体埃迪x人体埃迪,我觉得也很爽。嗤。

摸鱼使我快乐。我就等着哪个卡埃同好一起快乐(

肝不动了我就问句有没有朋友组个团来产粮。啊发出哭泣的声音。

【卡埃/微毒埃】漂亮先生和小朋友

文笔一般,能看,是否满意,看个人。
不喜勿喷,可叉。

 

设定:

卡尔顿跟埃迪是小时候的朋友。

卡尔顿比埃迪小。(具体年龄随意。毕竟我没有专门去查官方设定。

卡尔顿并没有直接参与人体实验。

卡尔顿最后并没有身无分文(埃迪不知道,因为早已做好准备,毕竟要一起生活啥的不能正面出现总不可能一家子都让埃迪养吧。(埃迪还是要养毒液的小伙呢。

双结局HE

 

还有些屁话在末尾。

 

 

1

OK,卡尔顿·德雷克有个叫埃迪·布洛克的Best friend.

 

2

埃迪·布洛克有个漂亮的朋友——卡尔顿·德雷克。

 

3

卡尔顿·德雷克对这个懦弱的朋友不太感冒,曾决定不久之后断绝关系。

 

4

某一天卡尔顿小先生失去了父母。

 

5.

同一天埃迪小朋友失去了父母跟漂亮朋友的微笑。

 

6

亲戚以卡尔顿年纪太小无法照顾好埃迪·布洛克为由,强行带走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埃迪。

 

7

卡尔顿·德雷克在八岁那年失去了除了不确定的金钱以外的全部。

 

8

十五岁的卡尔顿摆脱了小先生,并且遇到了曾经失去的宝贵之一。

 

9

十七岁的埃迪·布洛克已经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懦弱的青年,还见到了小时候的漂亮朋友。

 

10

卡尔顿找回了幼年的宝贵。

埃迪遇到了儿时的小漂亮。

 

11

卡尔顿·德雷克跟高年级的埃迪·布洛克是好朋友全校皆知。

卡尔顿·德雷克很宠埃迪·布洛克全校皆知。

 

12

毕业那一天卡尔顿借着毕业典礼狠狠地给埃迪一个Kiss.

 

13

埃迪·布洛克脆弱的躺在病床上时全然不知平时的漂亮友善的朋友露出了何等可怕的表情。

 

14

卡尔顿从病床上醒来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把造成车祸的那一家人弄死,然后再把隔壁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埃迪·布洛克痊愈后草死在床上。

 

15

后来,卡尔顿遵从了当时的想法。

 

16

第二天以为得到埃迪·布洛克的卡尔顿醒来后发现床头一张离别信时,气的发笑。

 

17

埃迪·布洛克在跟自己的好友酒醉情迷后,非常怂包的跑到了别的城市。

 

18

离开卡尔顿·德雷克的几年时间埃迪做了很多工作,最后成为了一名记者。

 

19

在这几年埃迪·布洛克怂逼兮兮的一次电话也没有给漂亮朋友打过。

美名其曰:忙于工作。

 

20

再到后来埃迪回到当初的城市时,是一个甩了前任公司的无业人士。

 

21

好在没多久又成为一名记者,So good.

 

22

埃迪·布洛克没什么烦恼,除了自己身边的女性朋友很少会跟他对上眼。当然,埃迪从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

这可能是埃迪·布洛克少有的几项优点之一。

 

23

在接到要去采访卡尔顿·德雷克的时候埃迪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念一想可能是漂亮朋友想要借此机会见一面。

哦~毕竟是大公司的总裁嘛。

 

24

然而真的见到被拔吊无情的卡尔顿,埃迪·布洛克觉不承认自己有一瞬间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神色下有了点罪恶感。

 

25

 

“Hi Block”

 

26

哦……拜托,他的漂亮朋友还在生气。

 

27

卡尔顿·德雷克再次见到不告而别并且多年以来从未联系过的埃迪·布洛克时,深深的感觉到压抑已久的委屈跟怒火隐有爆发之意。

最后化作一句,“Hi Block.”

 

28

采访最后以一发Sex结束。

 

29

卡尔顿没有给埃迪·布洛克再次逃走的机会。

一来是因为卡尔顿看上去纤瘦其实是脱衣有肉,身强力壮;另一方面是昨晚久别重逢没克制住导致埃迪的懒惰因子最终战胜了赶紧跑的欲望。

 

30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半推半就下埃迪跟漂亮先生成了床伴,或许很快能发展为伴侣。

 

The end 1

 

 

 

 

31

卡尔顿·德雷克有个秘密从没告诉埃迪·布洛克——他在做着某种危险的实验。

 

32

卡尔顿觉得自己可以保守这个秘密永远,而埃迪只需要知道他光鲜亮丽的一面。

 

33

然而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埃迪知道了漂亮先生做着某个人体试验。

 

34

多年的情谊让埃迪·布洛克在正义之前选择了问问卡尔顿。

尽管最后二人不欢而散。

 

35

后面得一切似乎顺理成章。

埃迪遇上了毒液,卡尔顿遇上了暴乱。

 

36

在一片火光中,埃迪·布洛克失去了漂亮先生和现在的朋友。

 

37

“哦!Come on!为什么一觉醒来可以这么乱!”埃迪·布洛克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厅,揉着酸痛的肌肉,一转头就看到悄咪咪打算偷吃的毒液,再一转头就是坐在沙发上衣冠楚楚的西装男。

“OH SHIT!”

“停下!毒液,闭上你的嘴!除非你想一个月都没巧克力!”

“卡尔顿,起来!还不赶紧帮我收拾收拾。”

……

今天的埃迪·布洛克也过得非常充实。

 

“Stop!不要再在屋里打架了!对,就是你们!”

 

38

卡尔顿·德雷克从来没有告诉过某小朋友为什么要研究共生体——Just you,Eddie。

埃迪·布洛克哪怕知道漂亮先生做了残忍的事或许是个残酷的人也没有后悔当初救了他。

 

39

毒液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跟宿敌住在一起。并且本来安然的日常自从多了一个人后发生了不少改变,比如一日安排本应该是亲埃迪——跟埃迪出门去——吃巧克力——吃甜点——睡前亲亲——睡觉依次循环。

后来一日安排抢埃迪——被揍——吃巧克力——吃甜点——抢埃迪——跟埃迪睡觉/跟埃迪还有别人一起睡觉依次循环。

很好,他,毒液,要记小本子了。

 

40

埃迪·布洛克活得像个万人迷。

 

The end 2

 

 

 

 

好的,就这么多了。就电影而言我个人认为埃迪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邪分明,毕竟是反派英雄嘛)所以在遇到自己认识多年的朋友而且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加上设定卡尔顿并没有直接参与人体实验,心里有点偏袒我认为也很正常。并且那时候的卡尔顿已经是个身无分文x的年轻总裁,加上无父无母,收留他什么的也是比较正常的吧。

嘛,总之一句话ooc属于我,荣耀属于漫威!

最后别跟我死磕性格啊,我跟你港!各自有不同看法不服憋着!也别跟我撕逼,我贼怂!

 


无敌想吃卡埃了…艹他谢谢!

占tag抱歉。
不是我说暴卡就暴卡非得打毒埃是什么骚操作??哪怕有点毒埃都行啊…全篇暴卡还要打个毒埃tag……滑动到的时候对不吃的来说还蛮……
说实在的暴卡也不算太冷吧?

真的双方都有点逼数吧!!!别瞎几把打tag!有你就说没有就别打啊!有微的标注了也就算了,打了俩tag不是没有就是微的几句话的能不能走点心????

【毒埃】小甜饼x不需要题目 上


文筆一般,能看,是否滿意,看個人。
不喜勿噴,可叉。

设定:
电影版毒液正片剧情结束。
埃迪暂时拥有一个能力。

嗯。以及正文非常无脑。可以接受就继续。

1
“come on,埃迪。你不能阻止我这么仅有的以前的几个乐趣之一。”
“哦。是吗,如果你仅有的稀少的几个乐趣之一就是看爱情动作片的话。”
埃迪一脸冷漠的关掉开着的电视,再次为身体里有个寄生虫感到无奈。
“嘿!你在说我是寄生虫!道歉!”
“哈?寄生虫。你也应该为控制我的身体一夜通宵就为了看动作片向我道歉!我可是一夜没睡!你要知道,我现在也是要工作的,还好今天休息。”
毒液不以为然的撇撇头,如果不是因为你今天休息,谁会昨天看动作片。哦不,或许也有可能。

“埃迪,什么是爱?”
“what?我没听错吧,你不是说你喜欢安妮吗。”埃迪一边收拾着桌面的一片狼藉一,面回应着身体里的毒液。
毒液晃晃脑袋,“哦,埃迪~我可不认为这是同种东西。”

2
埃迪跟安妮say bye后走在街上,隐约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他非常肯定是一名女性的声音。带着特有的柔和的意味。
“嗨,埃迪,想尝试下屏蔽体内外星生物的能力吗。”
“你是谁…毒液!”埃迪皱着眉头感受着体内的毒液,预料之外的他丝毫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奇怪。
过于奇怪。
“哦,我亲爱的埃迪。不用如此惊慌。我保证它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顺便一提,等到你不需要的时候它会自动消失,完全没有任何负担。so 玩的开心♡”
“wait!wait!你要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嘿!”
埃迪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一个奇异让毒液暂时消失的家伙,并且还有所谓的能力。一切都那么奇怪。
不可否认,他开始感到毒液虽然话痨胃口大却带来的安全感了。

3
自从拥有了所谓的特殊能力后,埃迪确实可以屏蔽毒液毫无隐私的探索,同时随之而来的诡异感侵占了全身。
毒液完全没有觉得奇怪。
这种事实一时之间让他怀疑之前的一切到底是他的臆想还是真实。
哦,当然。经历过生死瞬间的他还是相信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但是现在所发生的的确给埃迪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压力,虽然这种有了隐私的感觉确实不错……

hur……难以理解。

4
毒液觉得最近不太对。
哦,让他动动脑子想想最近发生的事。
humm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白天跟着埃迪一起出去吃吃零点,偶尔会在晚上偷偷的看看动作片。
一如既往地快活。
除了少了点什么。
有点重要……
以及埃迪最近越发带着点急躁,发生了在他掌握之外的事。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5
埃迪从未想过经历了上述的事情后还能遇到更糟的,瞧瞧他发现了什么。
一本书,一本漫画书,一本关于毒液干他的书。
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蔓延上脑,埃迪不知道我你什么表情面对这本书,第一次为那个古怪能力感到庆幸。
哈,多好,埃迪,保住了男性的尊严。
在此之前埃迪决定把这本书好好的藏起来,坚决不能被毒液发现。毕竟这事关他男性的尊严。

6
毒液再次为自己的宿主感到智息,是什么让他有了藏起来就能不被他找到的勇气。
一种奇怪的能力?
是的,毒液隐约感觉到了有东西削弱了他的感知,让他大脑认为某些可以被归类为不重要,下意识的忽视。
比如埃迪的秘密。
ha
顺便一提,那本被藏起来的书,非常有意思。
毒液本来还没想过跟干埃迪,看了之后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TBC

题外话:毒埃真好吃。锁死了。

啊是一堆没啥卵用的话。
最近不是特别想更新某cp,大概是cp洁癖,吃不动路人抹布吧。点开看到特别多的时候真的有点反胃。(啊!不用说不想看别点开…我还真的没点开…旧版lof划动划到了…我总不可能没往后看就知道有啥吧……
好的这话我知道很多人看不惯。不好意思。

【all日向】平淡無奇的校園祭:)(二)

平淡無奇的校園祭:)

文筆一般,能看,是否滿意,看個人。
不喜勿噴,可叉。
不是母牛,沒法高產,如果高產,絕對真愛。

設定:

人人愛日向。

日向影山女裝。

所有學校都放假,就為了參加烏野的校園祭。

日向女裝化名——日向子;影山女裝化名——飛雄子。

很久沒看了,所以有的稱呼可能不對,可以提醒我。

奈生涼子虛構人物,以及影日不在同間教室。


日向子激動的沖上去抱住研磨,“好久不見,研磨!”

孤爪研磨回抱住日向子,輕輕地攬了攬對方的腰身,帶著點羞澀的嗯了聲。

黑尾鐵朗雙手環胸,笑眯眯地看著自己的好夥伴紅了耳朵,暗自感歎真是純情,順便視線向下——嘖,那細腿兒真棒。

“研磨,你也放假嗎。你是不知道剛才大王也來了,還好岩泉前輩也在。噫。”說著日向子打了個寒顫順便鬆開了研磨,接著遞過手裏的傳單,“反正研磨你都來了,乾脆去我班裏看看好啦。”

研磨看了眼傳單‘女僕咖啡館’嗎…“那翔陽你呢?”

日向子可憐兮兮的耷拉著眼角,“嗚,涼子那個魔鬼還要我發滿三百份傳單。嗚哇,哪有那麼容易嘛!太過分啦。”

“誒~小不點你還要發那麼多傳單啊,話說從剛才開始你就無視我了啊。”黑尾鐵朗表示不忍寂寞x,主動開口。

日向子這才注意到一直被忽視的黑尾鐵朗,頓時有些慌張,急急忙揮揮手,“噫,黑尾前輩也在啊。剛才一直注意研磨所以……不過,黑尾前輩也會去的對吧。”毫不猶豫的把手裏傳單遞過去一份,一雙眼睛濕漉漉的看著對方,其中蘊含的期待令人不忍拒絕。

黑尾鐵朗……當然是選擇幫助這個可憐的小不點:)

從日向子手裏拿了一部分傳單走到門口,露出微笑開始做起了勾搭別人的‘牛郎工作’x,對人賣笑以此減少手裏傳單的黑尾鐵朗決定以後一定要借此約小不點出來,不然就虧了。

至於日向子在手裏減少了一部分傳單後露出了崇拜的表情,心裏激動的為對方打call,太棒了啊,黑尾前輩!你就是我的偶像!

飛雄子由於自己手裏也是一遝傳單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刷好感,而研磨天性內向根本做不到,不然估計是可以幫忙的而不是只能站在一邊看著竹馬刷好感度。

解決手裏的傳單後,黑尾鐵朗直奔主題,“小不點,週末出來嗎?”

日向子思考兩秒就答應了,一來對方幫他發了傳單,二來黑尾前輩球技很好啊!可以練球多好。

黑尾鐵朗:練球?不存在的。

飛雄子/研磨:呸。

在孤爪研磨、黑尾鐵朗走後,日向子挺著小胸脯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到飛雄子面前,“看,我都要發完啦!”

飛雄子毫不猶豫露出鄙夷的眼神,“嘖,明明不是你自己發的。”

日向子表示那又怎樣,反正他已經結束任務了,是自由身!

“呵。”飛雄子當然知道對方在得意什麼,不過,“是嗎,可惜了,我也完成了。畢竟我只要站在這裏發兩個鐘傳單就夠了,並不需要發完。”說完飛雄子露出了勝利的表情。

日向子不由用手遮住突然放射出的光芒,該死的刺眼,然而跟飛雄子其實半斤八兩的他也沒法反擊對方。

看到日向子示弱,飛雄子扯了扯身上的女僕裝,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臂,在日向子的嚷嚷中回道,“閉嘴。你還打算穿這個到什麼時候。”

這時才想起身上還穿著女僕裝的日向子當然是選擇跟飛雄子去換衣服,也就不再瞎嚷嚷,而是邁著自己相對要短的腿跟上剛才鬆手走在前面的飛雄子,再次日向子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這麼矮,不然就不用大跨步的跟上前面那個走得飛快的人了好嗎!

嗚噫,真累。

>>>

“喂!白癡!不是從哪里取下來的!”飛雄子額頭忍不住爆起青筋,對著身後笨手笨腳的人吼道。

日向子帶著點委屈的回吼,“我哪知道要怎麼解開啊!還有為什麼會穿這個啦,太羞恥了!影山!”說著日向子抖抖手,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畢竟他還是第一次解這種東西——女生的內衣。

“我哪知道!班長給的,我有什麼辦法!”飛雄子說起這個也是冒火,他就納了悶了,他不過隨便穿穿為什麼還要配套到這個地步。該死的居然還是符合他的size。誰要符合啊!

日向子畢竟是第一次解這種東西,為了解開扣子身子不由前傾,從側面看就像是在親吻對方的後背一樣。

最起碼對於打開門的五色工來說就是這樣的,瞬間羞紅了臉,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嘴裏還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為這是廁所,你們繼續你們繼續!”說完砰的關上門,也不管裏面的人回應。

站在門口還有點茫然無措的五色工喘著氣想著剛才看到的畫面,怎麼想怎麼覺得眼熟,再留意下那個橘發的身高,不就是烏野的小不點嗎!

旁邊那個好像是……哦!那個二傳手!

原來他們是那樣的關係嗎。

那是不是說沒機會了?五色工登時有點失落。

“哇!”

五色工突然被拉住衣領被拽了進去,慌得一批,轉頭一看,哦,衣冠楚楚的日向翔陽跟影山飛雄。

所以說剛才你們是進行到哪一步了,怎麼脫成那樣啊!

混蛋!

“沒事吧,五色前輩?主要是太急了,所以才這樣讓你進來的。”日向翔陽已經從剛才對方換慌張張闖進來,再慌慌張張闖出去中緩過神來,隱約覺得要解釋下才行,不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至於影山飛雄對此不甚在意,甚至巴不得對方誤會,要不是身邊這個笨蛋說要解釋,他還打算就讓對方誤會著。

“啊…沒事,那什麼…你們剛才在…”五色工有些不好意思說下去,右手遮住嘴唇,眼神亂飄就是不肯看向日向翔陽。

對於五色工這幅姿態不太理解的日向翔陽,自動認為對方是突然闖進來不好意思,“哦!剛才在幫影山換衣服啊。”

劈哢

五色工內心的小人默默地收拾著掉了一地的心心碎片,為自己逝去的愛情哀悼。

所以說……“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要幫忙換衣服啊!”

“誒?當然是朋友啊,對吧,影山!”日向翔陽說著拍了拍身邊的影山的肩膀,當然是掂起了腳:)

影山:對,朋友=)

五色工看對方一瞬間面色發黑,心疼了這個二傳手一秒,真可憐,完美詮釋了#我想上你你卻把我當朋友#,不過既然如此,所以剛才那一幕其實是他誤會了?

這時五色工才分出精力去觀察四周,哦,瞧瞧,他看到了什麼?女僕裝,兩套!在男士換衣間!

這是什麼羞恥play?

“emmm日向……那是什麼?”五色工指著桌面上的女僕裝問道。

日向翔陽轉頭一看,哦,是他忘記收起來的女僕裝…這個時候應該怎樣巧妙的帶過這個問題呢?你說呢,影山?

影山飛雄注意到身旁小不點的眼神,給了對方一個不屑地微笑,是你急急忙忙把他拉進來的,自己解決。

噫,魔鬼!

“哦,五色!你在這裏嗎!”

天童覺一把推開門就看到裏面三個人呈對立的姿勢站著,其中兩個老熟人還在視線交流,至於自己的隊友注視著——兩套女僕裝。

嗯?兩套,女·僕·裝?

天童覺第一次覺得不是很懂自己的隊友跟兩位對手,第一次覺得不知道該擺出怎樣的表情。

 

 

TBC